当晚,宫中就派了教引姑姑来府中负责教导我宫中规矩事宜,母亲给她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然后安排她们住下,明日就开始对我的教导
对于这些,我并不担心,因为前世已经学过更何况,我在宫中也已浸染六年,别的没学会,这些礼仪每日都用得到,都已滚瓜烂熟
我担心的,则是我进宫之后的事
后宫的事可以靠我自己,但是家中之事呢?
父亲如今依旧是七皇子的太傅,七皇子生母和妃从生下七皇子起,就定了父亲给他做太傅,因为父亲与和妃的父亲是同科的进士,私交甚笃加上父亲如今位居吏部尚书,天下官员的调配都处于他手,所以和妃想要拉拢父亲,已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
前世里父亲之所以被贬,正是因为七皇子觊觎储君之位,而皇上早就看中了郑贵妃所生的二皇子,二皇子有他外公首辅大臣的辅助,本身又是个极沉稳内敛的人,所以皇上一直都想立他为太子但是七皇子却偏偏不信这个邪,想要与他一争高下
在两位皇子斗争的时候,父亲被牵连了
这一世,我不能让父亲再受这样的苦
于是,吃过晚饭,我便去父亲书房看望他这个时候,他应在书房里果然,我进去书房之后,看到父亲正在查看从各地送来的书信顿时心下掠过不安,前世,父亲正是被皇上搜查到与七皇子的信上有微词,才被皇上抓住了痛脚不由开口问道:“父亲,这些信笺您看完之后如何处理呢?”
父亲不解的看着我,道:“自然是收起来啊”
我故作调皮,笑了笑说:“那若是想要抓住父亲的把柄,只从这些信笺上来就好了”
父亲一愣,探究似的看着我,问:“阿娆怎会有这等想法?难道你怀疑为父会在信笺上写什么大逆不道之言吗?”
“女儿自然知道父亲不会写这些的,”我轻声说道,“但,并不能保证别人不会恶意中伤父亲啊?更何况,君王多疑,若是……”
“放肆!”父亲沉下脸来,低喝一声,“你怎能随便非议君王?你以后是要进宫的人,更应谨言慎行才是”
我红了眼圈,低下头,父亲就是太过刚直了!哑着声音说道:“正是因为女儿就要入宫了,以后不能常伴父亲左右,不能在父亲身前尽孝,所以有些话,女儿想趁着还未进宫,和父亲好好说一说”
父亲叹了口气,放缓了语气说:“罢了,有什么话,我们父女还不能说的么”
我想了想,问道:“父亲可知,皇上最疼爱哪位皇子?”
父亲略一沉吟,如数家珍的报了出来:“皇后所生长子,本是嫡子,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