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了,我数着更漏声,渐渐忘记了身体的疼痛侧首望着身边的这个男人,他睡得很沉,可即便是睡着,他的眉亦没有舒展是突厥的战事太紧急了吗?还是最近朝内又有什么动荡了?他操劳的最多的就是他的国家,而对于他的女人,大概从不会放在心上
我用手在空着描绘着他的眉眼,他的眉毛粗粗的,像刀一样他的眼睛并不大,但十分有神,被他盯住的人,没有一个敢正视他的目光他的鼻梁高高的,很挺直他的唇很薄削,都说薄唇的人薄情,果真是这样的他的这张脸像刀削一般的利落,刚毅,他是尚武之人,年轻时带兵征战,经历了大小数十战役,所以他的肤色并不白皙,而是带着小麦色,看上去十分阳刚
他是我生命中的另类,我身边的男子,包括父亲,都是皮肤白皙的文弱书生只有他是例外,可他,也是我的主宰
“陛下,我已在您手中死过一次了,我不想再死第二次”我轻轻呢喃着,然后闭上双眼,即便和他睡在一起,也不过同床异梦罢了
第二日醒来时,皇上已起身去上朝了我唤了春分和谷雨过来伺候,春分瞧着我笑眯眯的说:“皇上今儿早上起的时候,特意嘱咐奴婢晚些叫醒娘娘,好让娘娘您多睡一会儿没成想,娘娘您自己醒过来了”
我浑身散了架似的酸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只得让她们扶着我走到浴桶那边,好在热水早已备下,我泡个热水澡,舒缓一下身上的乏力,好去皇后那里拜见
皇后是皇上还是亲王的时候嫁给皇上的,那时她还是王妃,比皇上还要大了三岁听说当时诸位皇子觊觎储君之位,皇上生母贤妃与皇后的母亲谈论起儿女的婚事,刚好一个未娶一个未嫁,两方利益权衡,便让他们结为夫妇了后来,皇上荣登大宝,没少皇后娘娘的家族在背后撑腰
只不过皇上登基之后,深感母族外戚的掣肘之弊,而对于皇后的母族,先是利之使其与太后的母族向抗衡,后来双方渐渐疲乏,太后的身体也日渐衰弱,皇上便以迅雷之势铲除了皇后母族的势力又在太后百年之后,以雷霆之势拔除了太后母族的势力彼时,皇上才感觉到掣肘之力不再,施政也更加畅快了
当初皇后曾为皇上诞育过皇长子,却在六岁那年在风地里吃了一块糕点,回去之后就高烧不退,上吐下泻,请了无数名医治疗无效,熬了七天之后夭折了皇后为此十分伤心,险些一病不起皇上也很难过,不过,好在郑贵妃为他生养了二皇子,徐充容也为他生了三皇子,后宫接二连三为他诞下皇子,所以作为父亲的难过并不能比作为母亲的皇后更多
皇上所能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