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前世我是真的因为身子不适而晚到了的,但这一次,我刻意掐准了时间,可她们终究不肯放过我
无奈的苦笑一下,心中暗暗打定注意,这一次再不能像前世那样有恃无恐的顶撞了,否则,接下来的日子,皇上不在,岂不是又要被“禁足”了看来待会儿我只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了暗暗叹息一声,低着头走了进去
椒房殿中不用熏香,也隐隐透着股香气,只因这椒房殿在建造的时候,用花椒树的花朵所制成的粉末进行粉刷不仅颜色美观,而且气味宜人住在这所椒房殿中,可谓冬暖夏凉,人也会延年益寿呢!
自古以来,不知多少人为了能住在这座宫殿里,争夺的头普血流啊!
我一直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对着高坐凤座上的女子恭恭敬敬的行了三跪九叩大礼等到皇后说“起!”的时候,我才起身,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准备聆听皇后训示礼仪周到之处,无人能够挑剔
我见皇后微微点了点头,显然对我的恭敬是看在眼里的皇后比皇上大三岁,如今也快四十了,虽然她保养得益,望之不过三十,但终究敌不过岁月铅华,眼角已有了鱼尾纹而即便用了再多的脂粉,也遮掩不住妆容里的憔悴
“如今你已进宫,自当尽心侍奉皇上,为皇家开枝散叶祖宗规矩,不可违逆,因此妃嫔每日请安,使姐妹相见,愈渐和睦你如今甫进宫,正该认识了各处姐妹才是”皇后客气的说着,面上极是和颜悦色的,指了指坐在她左侧的穿玫瑰紫戴满头珠翠的女子道,“这是郑贵妃,与本宫一道协理六宫”
我先是对着皇后屈膝道:“皇后母仪天下,执掌六宫,臣妾能每日见到皇后安好,是臣妾等六宫之福”然后侧首,抬眼望去,只瞧了一眼,便很快低下头为的,是不让她看到我眼中的恨意,旁人我能忘,这个送我归西的女子,我是断然不会忘记的!但我只是微微一闭眼,再睁开时,眼中已是波澜不惊遥遥拜下,款款道:“嫔妾见过贵妃娘娘,贵妃娘娘万福”
郑贵妃斜斜的坐着,全然不同皇后那般端正,手中正捧着一杯茶悠闲自若的用碗盖拨着茶面上的叶子,并不管我正行着礼我也没有表现出半分恼意,仍是恭敬万分直到皇后轻咳了一声,郑贵妃才放下茶碗,当做才看到我似的笑道:“哟,妹妹何须这样客气,快起来!一群没眼力劲儿的东西,还不扶才人坐下!咦?今儿没给才人准备座位吗?怎么这儿都坐满了?”
皇后面上不虞,我忙道:“嫔妾位卑,今日又是初次觐见,不敢与娘娘们同坐”
“瞧这小嘴儿甜的,难怪皇上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