舱内正中放着一个檀木小几,几上放着一套茶具和一盏灯,小几三面都是座位,对面的座位上放着一摞书,显然是他坐的地方
“麻雀虽小,倒也五脏俱全”我点头笑道,“只是忒也闷热了些,王爷是想学古人头悬梁、锥刺股吗?”
“娘娘说笑了,”十五王也跟了进来,原本就小的船舱容了两人在内,到显得有些逼仄了他似乎也有察觉,往后退了退,站到了外面,掀起帘子,让里面敞亮了一些
我也只是略看了一眼,便转身出去他忙向后退开,大约是退得急了,小船摇晃了一下我站的不稳,身子摇晃,待要惊呼,又强自忍住伸手想要抓住什么,他向前伸出手臂,我刚好将手搭在了他的手臂上
他的手臂坚实有力,一点也不祥只会拿书本的病弱书生
我诧异的抬头看他一眼,却见他满脸都是酡红,心下想着:终究是藏不住心思的人,什么都表现在脸上,连这点尴尬也不懂得掩饰
为了让他不那么难堪,我冲他笑道:“多谢王爷,我真是没用,险些就摔倒了,看我这样笨手笨脚的,还是不打扰王爷了”
他讪讪的垂下手臂,低头说道:“娘娘要是想回去,从这里步行倒是要费些功夫,还是我撑船从蓬莱池送娘娘回去?”
我想了想,刚才走过来到不觉得,对于不常走路的我来说,还是挺累的于是便道:“那就劳烦王爷了”
“不敢,娘娘请坐好”
我靠坐在船舱门边,十五王站在船头,支起长篙,撑在水里,船身缓缓的移动荷叶密密的,我不时伸手挡开斜到面前来的荷叶,他划得很慢,那些枝叶茎干伤不到我,只是碍眼
他笑了笑,道:“娘娘不妨进船舱休息”
我摇头:“船舱实在闷热,真难为王爷你能在里面读书许久”
他不再说话,只是行的愈发缓慢,尽量帮我避开了那些荷叶我一手扶在船边,另一只手便垂在水里,偶尔拨弄一下清水碧叶只是一个不注意,迎面而来的茎干打在发髻上,我一抬头,发丝紊乱我忙转身进了船舱,可是此处没有梳子镜子,我只能象征性的绾了几下,却不知到底如何
“娘娘可需帮忙?”他在外面低声问道
我无奈笑道:“饶你有梳子镜子才好,不然可怎么帮我?”
他静默了片刻,道:“若是娘娘如此回宫,恐怕不好”
“你有何办法?”
“此处离我寝宫不远,娘娘可愿在此稍等片刻?”
我略一想,道:“那就有劳王爷了”
他将船靠岸,去了岸上,我只得在船舱中等待等的无聊,便随手翻开手旁的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