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十,皇上随同先头部队率先抵达京城,其余大军要等着突厥使者与和亲公主带着嫁妆一同前来
皇上之所以急急忙忙的赶回来,想必是为了宁王叛乱一事果不其然,皇上抵达京中之后,没有接见皇后等人,而是直接去了宁王府邸——宁王被软禁于此,听说,他被软禁时日日辱骂爹爹,声称不该错信了爹爹,害的他落得如此下场,有朝一日他得以出去,必当要了我爹爹的性命!
我知道那是没有机会的,因为皇上回来之后很快以“谋逆罪”将他打入天牢,没过几天就听说宁王在狱中“畏罪自尽”了皇上不管对谁,只要危害到他的皇位,他一律会铁腕处置,哪怕是他的亲生儿子!何况,宁王不过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罢了不管宁王之死的真相如何,他死了就好!这样既成全了我爹爹的忠君之名,也不会危及他的性命
处理好宁王的事,皇上驾临后宫,皇后带领后宫所有嫔妃向皇上请安三跪九叩之后,由皇后领头向皇上说了一番恭贺的话,皇上听了很高兴,至少,他的面色是和悦的
“我天朝得胜,本该好好庆祝一番,不过,过不了几日突厥使臣和和亲公主就要抵达京城,到时候再一起庆祝,并犒赏三军”身穿便服的皇上看上去精神不错,容光焕发,塞外的风霜并未让他老去,反而使他多了一份刚毅的男子气概他本就生的魁梧,体魄自是十分强健的,如此又在外经历了大战,愈加英武了
皇后附和道:“皇上圣明,臣妾与众位妹妹秉承先祖勤俭之风,不敢奢靡”
我们便也跟着皇后如此说来,我心下掠过一丝不安,想我前世从来都是要什么有什么,升上妃位之后,更是肆无忌惮的装饰宫中,添置衣物首饰,皇上从来不会过问,自是我想怎样挥霍便怎样的现在想来,皇上一直都是崇尚节俭的,他那样待我,大约是知道我的命不会长久的?
心下骇然,想今生万不能再如此行事了,必要简朴为好
好在我今日穿的是一件浅红银线暗花的云锦袄裙,梳的是普通螺髻,髻上是一对鎏金簪,髻旁是一串玳瑁杏花钿
皇后身穿绛红色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有母仪天下之风;而郑贵妃则是一袭玫瑰紫绣金线牡丹束腰襦裙,外面披着颜色稍微淡一点的披帛,高贵冷艳
听得皇上在上问过皇后凤体,郑贵妃,和妃,王昭仪与徐充容,又问过诸位皇子课业,听到满意的答复之后频频点头,然后便夸奖了二皇子在战场上如何奋勇杀敌,有男儿气概
我不用抬头就能感觉到郑贵妃的傲气了,她笑对皇上说道:“皇上和佑瑄去后,琏儿那孩子就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