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才走了几步,魏紫就追了出来,手里捧着个盒子,对我笑道:“瞧奴婢这记性,皇后娘娘给美人您留的酥酪,奴婢险些忘记了”
我接过盒子,道声谢,又问:“皇后娘娘的身子不要紧?”
魏紫蹙眉道:“唉,若那位少说些,皇后娘娘何至于这样生气?罢了,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只是今日美人恐怕得罪了那位,皇后娘娘心下担忧,只怕那位……”她看了看郑贵妃离开的方向,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和妃冷笑道:“怕她做什么,她若是敢对纪妹妹下手,皇上绝饶不了她!”
我面上浮现忧色,对魏紫道:“多谢皇后娘娘提醒,臣妾自会小心,若果真躲避不过,还请娘娘庇佑”
魏紫笑道:“美人放心,皇后娘娘身为一宫之主,自不会让您受委屈”
我再次谢过,与和妃先行和妃握住我的手,也有些忧心的说道:“其实皇后所虑极是,郑贵妃是个心胸狭窄之人,你又是新宠,根基不稳她想要害你,并不困难这几**千万要小心,不,不光是这几日,以后你都要极力小心些,知道吗?”
我亦反握住她的手,真心说道:“多谢姐姐这样为我着想,姐姐放宽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凭她怎样,只要抓不住我的错处,我就不怕她”
和妃摇头叹道:“你毕竟年轻,哪里知道宫中龃龉,只怕到时候防不胜防啊!罢了,我也不多说吓着你,万事小心”
我点点头,与她散了准备回去只是没想到,路过王美人宫中时,听到里面传来几声狗叫
王美人养了一条西洋巴尔狮子狗,平时倒是挺乖的,现在怎么吵起来了
我本不想管闲事,却听里面王美人放肆的笑道:“叫的好,叫的好!来人呐,把昨儿剩的那些骨头赏它!”声音渐渐逼近,王美人走到门口,故意对我高声说道:“这狮子狗叫的好,得了主子的心意,当主子的自然要赏它些骨头!旁人听它叫的欢快,可到底是只畜生!若有一天逆了主子,剥了它的皮拆了它的肉!看它还怎么轻狂!哼!”
谷雨听着这话不堪,气得要上前理论,我拦住她,笑了笑,道:“不用理会,会叫的狗,不咬人”
我丝毫没有因为王美人的话而生气,反而兴致很好的围绕着蓬莱池引水修建的翡翠湖逛了起来当年建造掖庭宫的时候,九十九座宫殿是围绕蓬莱池而建的但是蓬莱池占地极广,只有一部分宫殿临湖而这位王美人因为得了郑贵妃的眼缘,便住进了临湖的翡翠轩
翡翠湖虽然不大,倒也风景别致我倚着栏杆看了会儿鲤鱼,出了一会儿神,困意袭来,便回宫去吃了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