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上午了,醒了便觉得饿,又觉得浑身酸痛,我勉强动了动手指,唤道:“谷雨……”声音一出自己到吓了一跳,竟是如此沙哑的好在谷雨正端着药进来了,看到我醒来,欣喜的说道:“娘娘,您终于醒啦?”
我强撑着身子要坐起来,谷雨忙上前来扶住我,说道:“娘娘烧了大半夜,好在及时控制住了,娘娘现在觉得如何?”
“我发烧了吗?现在,倒也不觉得什么,只是浑身乏的很,嘴巴里苦苦的”我靠着枕头歪着,有气无力的说道
谷雨给我掖好被子,把药端来,道:“娘娘快喝药,奴婢去拿些蜜饯来,这样娘娘嘴里就不会觉得苦了”
我接过药碗,对她笑了笑,她转身去找蜜饯我看着药碗里如同墨汁一般的苦药,心思百转千回喝了这药,身体自然会好的快些,但我现在,却不希望身体能够康复!
趁着谷雨没回头,我将药汁倒了一半在床底下,自己只喝一半
吃了两片蜜饯,口中的苦味才去了一些,谷雨又忙让人摆饭我腹中虽饿,但是见到饭菜却没了胃口,只用了一点就让她们撤下去了
屏退旁人,只留下春分在我床边照顾
春分一直垂着眼睑,纵然我一直盯着她,她也没有抬头,目光不肯与我有任何接触我猜想,也许她看到了什么
“春分,”我唤了她一声,见她睫毛微微颤动,回道:“娘娘有何吩咐?”我依旧盯着她,道:“你抬起头来,看着我”
春分只得抬头,目光注视着我,我却什么都没说许久,我见她微微变了脸色,叹道:“昨日黄昏,我落水的时候,你都看到了什么?”
她慌忙跪下,道:“奴婢什么都没看到”
“不,你看到了”我的语调虽然柔和,但很坚定“这里没有旁人,你可以对我说实话”
春分踌躇半晌,咬牙说道:“是,奴婢看见了”
“你看见什么了?”
“奴婢……”她大概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又踌躇了起来
我闭上眼,叹了口气,轻声问道:“春分,我可以相信你吗?”
春分深吸一口气,说道:“其实,娘娘是个有主意的人奴婢既然跟了娘娘,自然会以娘娘的主意行事,绝不敢擅作主张”
我笑了笑,道:“春分,其实你也是个很有主意的人呢!”
“奴婢不敢!”
不等她辩驳,我又说道:“你知道我是为何如此”
她顿了顿,揣测着说道:“本朝后宫向来都有此规矩,便是只有皇后可连续侍驾三日,寻常妃嫔,纵然如贵妃那般得宠,也不过有两日为的就是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