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来看过我,无非问了两句闲话,见我气色不好,人又恹恹的,没坐多久就离开了这两天,也没再过来
对于这个男人,我是知道的,我于他不过是一件漂亮的摆设,或是一个能让他畅快些的宠物,再就是平衡后宫和朝堂的棋子罢了他若真的对我有一丝感情,又何至于不顾我的苦苦哀求,贬黜了父亲,后又连我的申辩也不肯听,就将我打入冷宫,而后赐我一死呢?
他是帝王啊!帝王的心里是没有爱恋的,有的只是权势!他的心里不会装下对任何人的情感,他所拥有的唯一情感就是占有!他总是用他强健的体魄在证明着,而那时的我,痴迷的想着,也许他对我是有一点点情感的
但,穷我之一生,死后才明白我对于他来说是个什么
闲时,我想明白了他对我,那么我对他呢?
我对他的情感又是什么呢?
爱吗?如果爱的话,他宠幸别的女人时为何我一点醋意也没有呢?恨吗?若真的是恨,为何却又对他的身体那般迷恋呢?
没有爱,没有恨,剩下的大约就是不甘心了!
我不甘心!不甘心你宠我六年却也防我六年,不甘心你对父亲的放逐,不甘心你打我入冷宫,不甘心你赐我死罪!
怀着这颗不甘的心,这口怨气,我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抬起头,望一眼碧蓝的天空,如一块巨大的蓝玉,中间偶尔夹杂着丝絮一般的云彩春日上午的阳光暖洋洋的照着,总算让人的心底里有了一丝慰藉
我坐在廊下,靠在栏杆上,院子里种着的玉兰花还未开,只是叶子绿油油的,长势极好除了白玉兰,院子里还有石榴,芭蕉和桂花,院子后面种着香橼和月季此时却都不是花季,因此凝香阁还不到香的时候
“娘娘身子才好些,可别再着了风”春分一面说着,一面给我披上了披风
我回头对她笑道:“多谢,劳你总惦记我”
春分忙道:“折煞奴婢了,怎当得起娘娘一声谢字”
我只笑了笑,依旧望着院子外的天空,两边飞檐卷翅,琉璃瓦当在阳光下闪亮耀目穷极目力,终究越不过这片天去!
伴随着一阵环佩叮当,和妃带着她身边的宫人来了,因她素喜菊花,身边的宫人也以菊花品种命名,近身的两个,一个叫金蕊,一个叫九华和妃今日身穿烟霞色云锦对襟襦裙,裙上用金丝线绣了栩栩如生的蝴蝶,蝶翅上滚着虽不大但颜色质地都极好的珍珠
她见我在外面,也道:“哟,怎么出来了,不好好在屋里躺着,小心又着凉”
我忙过去和她见礼,她扶起我,看了看我的脸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