掖庭宫有四园:沁春、媚夏、静秋、御冬。也在蓬莱池边,是依照四季特色而建,如沁春园中各色春花烂漫,遍植梨花、杏花、桃花,从高处望去,便是一片粉色与白色连绵不断的云彩。若人置身其中,便如身处花海之中,触目皆是花,伸手便是花瓣,鼻尖所及,亦是满满花香。
我穿了一件粉色镶桃红滚边的曲裙,桃红宽边束腰,裙身绣着小朵桃花,绣工精致,仿若真的桃花花瓣零零碎碎的散在裙上一般。梳的是反绾髻,髻上只插一支珍珠璎珞流苏钗,璎珞向两边延伸固定住发髻,流苏末端缀着红宝石,垂至额前。
春分扶着我走在梨花雪影里,我不时抖一下衣裙,拂落裙上的落英。不远处就是蓬莱池,池边一排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的垂柳,每一片柳叶儿都舒展着,飘飘荡荡的扬起水面的凉意。一边是芳华风中吐蕊,一边是佳木水汀向荣,果然好景致也!
“奴婢已经打听清楚了,沈府的确有一位公子在太医署当差,正是沈二爷最小的公子,在族里排行第七,不过弱冠之年,因他从小学医,医术自不在话下的。”
“哦?那他现在是何职位?”
春分顿了顿,道:“是……是从九品的医正。”
我点点头,道:“他年纪轻轻,也算可以了。只不过依着他的家世,从九品,到底是屈才呀!”
“娘娘所言极是,其实不管在哪里当差,不管他有多大的本事,为人处世才是第一要紧的。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与同僚之间相处不睦,或遭上司排挤,怎能平步青云呢?”
“照你说来,这位沈七公子,倒是有些气性的人。”
春分笑了笑说:“年轻人嘛!又是出身世家的公子,难免比旁人多几分傲骨。”
“可惜了呀!”我叹了口气,“身为杏林世家的公子,却只能屈居太医署一个九品小官的位子上。春分,你觉得这对他来说,会不会是一件意难平的事?”
春分点头道:“娘娘猜测的极准,奴婢也打探到,沈七公子在太医署中不得志,回到家沈家人也劝其不要在太医署就职,可这位公子偏偏不听,总以为自己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好让家人刮目相看。”
“沈家并未分家,上有老太爷,中有三位老爷,下面子侄辈数十人都在一起生活。这样的大家族,子侄辈若不出类拔萃,受关注的极少,也难怪他要力争上游了。”
“正是如此,那么,娘娘是想……”
“若是无病无灾的最好,谁乐意喝那些苦药,罢了,下次有机会见一见这位骄傲的公子医正吧!”
“是。”
落英缤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