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中旬,二皇子率领大军与突厥使者一同回京,同来的还有突厥王廷最高贵的公主,进献给皇上为妃。
在这之前,后宫的女人们已经在对这位公主议论纷纷了。
郑贵妃自是不屑的:“凭她什么王廷公主,不过是个胡人蛮子罢了!再说,还是个战败的公主,能有多神气!”
王昭仪好奇的问:“听说突厥人身材魁梧,红毛绿眼睛,长相与我们汉人不同,而且个个能歌善舞呢!”
辛婕妤用扇子遮住自己嗤笑道:“长得怎样我倒是不知道,我只听说他们在草原上生存,以牛马羊肉为主食,日晒雨淋,能长得细皮嫩肉的才怪!”
周美人立即掩住鼻子笑道:“天天吃羊肉啊?那岂不是一身的羊骚味儿?”
辛婕妤立马接口道:“羊骚味儿到不怕,就怕……”她用笑声掩饰住了,但大家都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众人笑着,皇后看着她们难得的一直对外,便说道:“这时候说说笑笑也就罢了,到时候新人进宫,大家姐妹可要好好相处。再怎么说,人家也是突厥进献的公主,若是为难了人家,突厥王廷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郑贵妃冷哼道:“怕什么?若是突厥王廷多话,那就让二皇子再打回去就是了!”二皇子就要归来,她脸上的得色越来越明显。
皇后讪讪不再说话,和妃说道:“贵妃娘娘说的好生轻巧!若是我的七皇子,我到宁愿他安安稳稳的待在京城,何苦受那风餐露宿的辛苦!”
郑贵妃眉心一动,嘴上再逞强,终究是心疼二皇子的,若不是为了挣军功,她这个做母亲的,怎么舍得让儿子受苦呢?
王美人立即道:“那也是皇上看重咱们二皇子,这么多皇子呢,皇上惟独带上了二皇子,可不是贵妃娘娘的福气么!”
郑贵妃面露得色,和妃也不理论,转过脸去了。
因了一个突厥公主要进宫,后宫众人难得的不窝里斗,平日里斗嘴斗的厉害的几人,这些日子都没什么话可说了。大家的注意力完全在那位公主身上,很是做好一番准备。
也是,再怎么说,她们都是汉人,都是臣女。忽然要来一位异域的金发碧眼,能歌善舞的公主,怎么不让她们好奇又好斗呢?
我默默坐在底下,并不理会她们略带神经质的讨论,我知道,这位公主名字叫阿齐雅,身材并不像一般突厥人那样魁梧,是很健康的感觉。长相却是拔尖儿的,她的肌肤是天生的蜜色,在后宫所有白皙的女人里,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而最让人嫉妒的,就是她的好身材了。丰乳肥臀,前凸后翘,真的一点也不夸张。这不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