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妃见我打扮的如此素净,倒是愣了好一会儿,我见她身穿檀色撒花云锦对襟大袖衣,宝蓝撒花长裙,胸前绣了一朵硕大的金线菊花,束腰两边垂下璎珞佩玉,宝蓝色的披帛上绣着祥云图案。
梳的是望仙髻,髻上正中插着累丝金凤嵌蓝宝石点翠步摇,两边各是同样的攒珠四蝴蝶钗。端的是高贵端庄,典雅大方。
远山眉,一双妙目眼波流转,顾盼神飞;悬胆鼻,一张小口唇若点樱,笑靥横生。
我冲她笑着点头:“姐姐是要艳冠群芳不成?妹妹在姐姐面前,顿时黯然失色了。”
和妃笑道:“我知道,必是你惫懒,否则怎的如此打扮?不如在我这里重新装扮一番吧?”
“不必了,我只盼望姐姐能一展风华,我就不凑热闹了。再说,时间也不够了,咱们过去吧。”
“罢了,我就从未见你浓妆艳抹过,你既喜欢,就依你了,咱们走。”
我们两人一同上了步辇,和妃心中大约很想见一下别人的装扮,眼神里丝丝期盼。我唇边挂着浅淡的笑意,等着盛宴开场,希望这一次,能避其锋芒!
到了沁春园门口,已经有几顶步辇停在那里了,我与和妃对视一眼,下了步辇,相携着走进沁春园,走上畅远台。
畅远台是沿湖搭建的水景凉台,面积虽不大,但百十人的饮宴还是容得下的。凉台一面依水,正是主位。台上楼阁林立,雕梁画栋。走上台去,触目可及远处的蓬莱三山,清风徐徐,水波袅袅,两边垂柳依依,香风阵阵,说不尽的舒爽雅致,让人流连忘返。
先到的几位妃嫔倚在栏杆上,或是说话,或是看鱼,见和妃来了,忙上前问安。我与她们互相见过礼,她们看在和妃的面子上,倒是问了我几句身子可安好的话,我笑着答了,又谢过她们的关心。
正说话间,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位,王昭仪,徐充容,辛婕妤等具都来了。众人各自见礼,面上笑着,眼中含义却心照不宣。该来的除了皇后和郑贵妃,其余差不多都来了,这些人站在一起,年纪有大有小,品级有高有低,但个个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杏黄、绛紫、竹青、葱绿、湘妃色、丁香色,翠霞裙、荷叶罗裙、隐花裙、竹叶裙、碧纱裙,端的是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啊!
我低头微抿了抿唇,知道她们看向我的目光带着诧异,也不理论,只静静站在和妃身后。
没多久,就听到内侍高声唱报:“贵妃娘娘驾到!”
和妃率领我们上前迎接,我目光飞快一瞥,果然看到那一抹亮丽的石榴红,勾了勾唇角,拜下请安。
郑贵妃由宫女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