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宴会这么快就结束了吗?您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谷雨看到我因走路走得急而微红的脸,奇怪的问道。
我走进室内,坐在椅子上,略略平息了一下气息。谷雨忙给我端来一杯茶,我接过来,连饮了好几口,蹙眉沉思着。
终是没能躲过呀!
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娘娘……”春分的眼神里满是关切,“我们只是回来换衣服的,并无太多时间啊!”
谷雨不解的看看她,又看看我,我恨声道:“我已尽力避其锋芒了,为何她还要苦苦相逼呢!”
春分略一沉吟,道:“会不会是因为尚书大人?”
我一愣,看着她,好一会儿,猛然惊醒!
是了,是了!一定是因为爹爹这次的立功!
皇上属意二皇子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爹爹是七皇子一派的,这次爹爹却立下大功,皇上必定要抬举爹爹,可是这样一来,朝臣就会对七皇子那边有所希冀。郑贵妃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所以一心想要打压我。
前世我以为只是我太过得宠她才这样的,没想到更大的因素却是政治!如果我和爹爹同时受到皇上看重,那么郑氏一族以及二皇子,都会心里不安吧?
看来,就算没能躲过表演舞技,也不能像上次一样大展风华了。
春分简短的向谷雨说明了刚才发生了何事,谷雨听完,眼睛亮亮的,有点兴奋的说:“娘娘,我记得给你收衣服的时候,看到过一件五彩羽衣,我现在就去拿来!”
“站住!”我忙叫住她,“不拿那件衣服。”
“为什么?”谷雨不解的问,“让她们见识一下娘娘的舞姿,不好吗?”
我知道她现在还不明白,只好微笑道:“那件衣服是我留着单独给皇上跳舞看的,今日有突厥使者和外大臣在,不能穿那件。”
谷雨想了想,点头道:“娘娘说的有道理,那么娘娘想穿哪件衣服呢?”
“不管穿哪件,堂堂天**嫔给大臣献舞,就是羞辱!”我淡淡说道。
谷雨一时不该如何是好,求救的望着春分,春分望着我。我长长叹一口气,道:“我记得有件大袖白纱裙……”
春分惊恐的打断我:“娘娘不可!那件大袖白纱裙通体雪白,这……是十分忌讳的!”
其实那件大袖白纱裙并不是用普通白色布料织就而成的,而是用了一种带有荧光的布料,在白天看起来很平常,但是在夜晚看来,却熠熠生辉,十分闪亮。但现在并不是晚上,而我也不会等到晚上再穿出去。
“没关系,”我摆摆手,“就拿那件吧!别的衣服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