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个身子都浸在热水里,紧张的等着谷雨打听回来的消息。因我在御前矢仪,提早离开了畅远台,回来之后我就一直心慌慌的,等到夜幕降临,也不知皇上今晚在谁的宫里留宿。
前世的时候,因我的霓裳羽衣舞大出风头,皇上当晚没有宠幸阿齐雅,而是来了我的宫中,这让阿齐雅对我十分不满。后来又被皇后、郑贵妃等人挑唆,阿齐雅成了她们手中的棋子,处处与我做对。
希望我的失误让君王厌弃,今晚不要来我宫中,别让我再多一个敌人。
春分在屏风那边轻声道:“谷雨回来了?”
“怎么样?”
“皇上安排阿齐雅公主住在承香殿,今晚去了那里。”
我闭上眼,暗暗点头:“那就好。”看来,明日阿齐雅封妃的旨意就会下来了。前世因为我的缘故,让她迟了好几日才被皇上宠幸,幸后封为雅妃,因她的身份,皇上只能养着她罢了。
又泡了一会儿,感觉水温有些冷,便起身,擦干身子,换上睡衣,坐在梳妆镜前,让小满帮我擦干头发。
谷雨在整理我的首饰,忽然惊叫道:“哎呀,娘娘的这对耳珰怎么少了一只?”
我怔了怔,看她手中拿着的剩下的那只耳珰,想起是我今日所戴,半途回来更衣时我卸了簪环,却忘记卸去耳珰……这样的情景,何其相似,只是前世少的是一支步摇,今天,少的是一支耳珰。
我状若无意的说:“哦,可能是掉在什么地方了吧!既然少了,就收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从镜中望向正给我擦头发的小满,果然见她眼角瞥向那只耳珰。我不由心头大怒,好哇!原来前世吃里扒外的人就是她!
若我猜的没错,小满是皇后的人。
前世少掉的那只步摇,后来竟出现在一名侍卫手里。
皇后将此事捅给了皇上,她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大有一副我与那侍卫“私通”的架势,想让皇上对我严惩不贷!
饶我巧舌如簧,也未能消除帝王心中的猜疑。但他那时宠我,又因我父亲的关系,没有对我如何,但到底心中多了一根刺。所以打我入冷宫,赐死我的时候,他始终没有出面,对我绝情呀!
不知道,这一次的另一半耳珰,又被谁捡了去呢?
头发擦得差不多半干了,我挥手让小满退下,低声对春分道:“明日你去一趟尚服局,将遗失的耳珰记档。记住,悄悄的,别让人看见。”宫中器物均有记档,或遗失、或损毁、或赠送赏赐皆有相应的记录,不会让人鱼目混珠了去。
春分虽不解,但很快应下。我又对谷雨道:“这几日仔细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