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要歇下,就听到外面慌慌张张的声音:“皇上、皇上驾到——”
我心中一惊,忙准备出去接驾,才走到卧室门口,皇上已经大踏步走了进来,面沉如水,脸色很不好看。
我慌忙跪拜请罪:“臣妾不知皇上驾到,未曾远迎,还望皇上恕罪。”
皇上不耐烦的说道:“起来。”
我起身,低眉顺目的站着,眼角瞥到他挥挥手,宫人们鱼贯退下,拉下帘幔,关上门。
半晌,我大气也不敢出,更不敢抬头看他。不知他为何前来,难道皇后向他“告密”了?若真是这件事倒也不怕。心下稍定,抬头看着他,柔声问道:“皇上今日并未让司寝来通知臣妾……”
“过来!”他冷冷的命令。
我微微一愣,乖觉的走到他身边,还未站定,腰间一股大力将我带向前,扑倒在他怀里。
我低呼一声,愣愣的看着他,这才发现他的异样。他的脸色虽然不好,但是他眼底并无怒意,而是……情\欲。我随即惊觉我们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尤其是腰部以下。我甚至……能清醒的感觉到他身体的复苏。
我一动也不敢动,耳根却不由自主的红了,脸也开始发烫。
就算我活了两辈子,就算我经历了那么多,但身体的本能还是无法控制。这年轻鲜活的身子始终都像初经人事那般,轻易就羞怯了起来。
他盯着我,眸中雾色越来越浓,我弄不懂他,他手上用力,身子往前顶了顶,好像想要透过衣料把他的坚挺顶进我的身体里。
我不安的动了一下,别开眼,掩饰的说道:“皇上,您并未让司寝通传就……这恐怕于理不合。”
“你也知道我是皇上,”他说,声音依旧清冷,这和他身体的热烈完全不同,“既然我是皇上,我想去哪里,自然就能去哪里。”
“是,皇上是天子,没人能限制您。但、但臣妾不敢担当此僭越之罪啊!”
他狠狠的顶了一下,另一只手钳住我的下颚,强迫我与他对视,盯着我的眼睛说:“你是有罪,你的罪就是长了这副让人又爱又恨的脸蛋!说!为什么要跳那样的舞,为什么要勾引除朕以外的男人,说!为什么!”
他是行伍出身,手上的力道比一般人要大,此时钳着我的下颚,我只感觉我的下颚快被他捏碎了,眼里瞩满泪水,强忍着说道:“皇上……是您要我跳舞的呀!”
“是朕让你跳的,可是朕没让你跳的那么美!所有人都在盯着你,男人们好像要扒光你的衣服,而女人们则想杀了你!”他放开我的下颚,沿着我的脖颈抚摸着,一寸寸的肌肤在他的指尖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