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紫宸殿回来,我疲惫的躺倒在床上昏昏欲睡,眼睛虽闭着,脑子里却在想着今日皇后的态度。
她还是和往常一样,没说几句就散了,并没有对我表示过多的关注。既然小满把消息递给她了,她就应该已经知道我遗失耳珰的事,如今按捺不动,是不是她也没有找到另一只呢?
我记得前世的时候,她好像也是隔了好几天才发难的,但因为我的疏忽没有去记档,所以才让她有机可乘。这一次,同样的错误不会再犯了。
我可不相信她会放过这次大好机会,就算她不亲自出手,也会让别人出手的!按照我对她的了解,她此次表面与我交好,必定会讲此事透露给郑贵妃,让我与郑贵妃的嫌隙更加加深。
若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决定放过我——哈,我也不会放过她!
纪芙虞是因何而重生的?
是复仇啊!
嘴角泛起残酷的笑意,因一整夜的贪欢而沉沉睡去。
醒来依旧浑身酸痛,盯着头顶茜素红的缴销帐发呆,我只是被动的,不知道那个主动的人身子怎么样了。
他在别的女人那里,也是这样的吗?
好像不是。
我记得前世的时候他曾说过,他在别的妃嫔那里十分无趣,她们不会发出声音,因为那是大不敬。她们不会主动,只是一味的承受。
在她们心中,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只有我这样叛逆的人,才会仇恨吧?
小时候学的三纲五常大约都白学了,书上说:君为臣纲,夫为妻纲。他既是我的君,又是我的夫,不管他用什么身份要我死,我都不得不死。
换做旁人,会默然接受。
而我,我就是这样的离经叛道,我不接受!我就是无法接受!
闭上眼,轻叹一口气,坐了起来。
春分在外伺候,听到我的声音,轻声道:“娘娘醒了?可要用膳?”
我摇摇头:“可有舒经活络的药,放在热水里让我泡一会儿吧。”
春分一愣,很快道:“奴婢这就去找司药领一些来。”
“既然宫中没有那就算了,若让有心人知道,又要说我拿乔。”我摆摆手,让她不必去了。
“可是,娘娘……”她见我浑身无力的样子,有些担忧。
我故作轻松的一笑,道:“没事,热水也可以的。”
春分垂下眼眸,没再说什么。
未时三刻一过,春分立刻到我耳边说道:“皇上今日没有准备来后宫。”
我点点头,心里到底不安,昨日他也没有给尚寝局任何表示就突然闯到这里来了,那今日会不会也……想想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