吩咐小厨房做了好几个皇上爱吃的菜,准备好他赏赐的雨前龙井,仔细叮嘱了奉茶的小寒一遍——我可不想因为茶的事触怒龙颜。
皇上酉初准时到达承明殿,我在殿前接驾,他下了步辇,牙色的圆领团龙便服,领口是金黄色,又用金线绣了云纹,十分贵气。
“起来吧,”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淡淡说道,“朕来看看你搬进正殿布置的如何了。”
我起身,跟在他身后,他身材挺拔,肩膀宽阔,双手背负,扫视了一下正殿的摆设,并无特别的嘉许,也无苛责,只是随意说道:“承明殿僻静,只是离朕的寝宫到底偏远了点。”
皇后住在他的后殿,自然最近,郑贵妃的关雎宫,和妃的承乾宫都离紫宸殿较近。但她们是宠妃啊,又是皇子生母,我算什么!心中哂笑,不由撇撇嘴。
他入殿坐下,我忙让人上茶,看着他慢条斯理的拨着茶叶,战战兢兢的等他抿了一口。他顿了顿,道:“这茶……”
我慌忙说:“这茶是皇上昨日刚赏的,臣妾还没来得及喝,所以不知道……皇上觉得如何?”
他微微点头,道:“进贡的雨前茶,自然是好的,怎么,你还没尝过吗?那就尝尝吧?”
我笑道:“既然皇上喜欢,那臣妾就留着等皇上来。其实,臣妾到喜欢雨后茶。”
他看着我,道:“雨后茶的茶味淡,你不喜欢喝浓茶吗?”
我笑着摇头,说:“茶味太浓了臣妾觉得苦涩,臣妾不喜欢吃苦。”
“哦?”他唇角勾了勾,依旧是那似笑非笑的模样。是不是所有帝王都是这样,永远别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到任何信息呢?
我垂下头,低声问道:“皇上饿了没有?可要现在用膳?”
他站起身,道:“批了一下午的折子,确实有些饿了,摆膳吧!”他走到我身边,忽然握住我的手,低声问道:“身子可好些了吗?”
我的脸“腾”的一下变得通红,胡乱的点了点头,他随即放开我,走到桌边坐下吃晚饭。
那晚的折腾,我确实用了这半个月的时间才恢复了过来。
不知道今晚他会不会留下来……我真是傻了,若只是吃晚饭,何必要尚寝局的人特地来知会?
偷偷抬眼看看他,他正在全神贯注的吃饭。
他好像做什么事都很专注,包括在床上。
想到他让我唤他的名讳,我一阵恍惚。
“怎么?你自己殿中的吃食,你自己到不喜欢?”他看了我一眼,有些不悦。
我忙称不是,随意夹了一块鱼片吃了,好在鱼片没刺。
吃过晚饭,在内室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