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皇后派人来看过,和妃也来了几次,除了她们还有一个,竟是雅妃。
“我前些日子被拘在宫里学规矩,不让出门,好不容易学好了去请安,谁知却没见到你,才知道你生病了,所以来看看你。对了,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好点了没有呢?”她看着我,虽然没有格外忧心,但确有几分关心在的。
我靠着大迎枕,勉强一笑,道:“吃了药,好些了,劳烦雅妃娘娘记挂。”
她摆摆手,道:“这有什么,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呢!”
“谢我?”我一愣。
“是啊,”她耸耸肩,“要不是你,我怎么会知道那个郑贵妃不是好人呢!”
我大惊,忙道:“雅妃娘娘……”
“哎呀,不用怕!这是你宫里,我带来的也是我自己的人。”她大大咧咧的撇撇嘴,说,“学规矩的时候我特意问了六局二十四司是什么,知道了郑贵妃拿我们做伶人取笑了!我是专为皇上跳舞的,她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呢!”
我笑了笑,轻声说道:“没想到雅妃娘娘的汉语这么流利,还懂得用成语呢!”
她得意的笑道:“这算什么,我二哥的汉语才叫真的好呢!他一年到有大半年时间是在中原生活的,要不是长相有异,我想都没人猜到他是突厥人,呵呵。”
我心下生疑,试探着问:“雅妃娘娘的二哥……”
她马上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讪讪的岔开话题:“啊,他回突厥去了,不说他了。皇上晋封了你做婕妤,我还没恭喜你呢!”
“这有什么可恭喜的,落在别人眼里,不过是个笑话罢了。”我淡淡说道。
她显得很不以为然,说:“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正因为别人嘲笑你,你就要自暴自弃吗?我才不会这样!其实我知道,她们——那些怪里怪气的女人都在背后嘲笑我,难道因为她们的嘲笑我就要自怨自艾?哈,我才不上她们的当!她们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嫉妒我!我反而要活的更好,要更加得到皇上的宠爱,哼!”
我有些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汉服却长相异族的少女,再没有想到,她能说出这一番话来!她背负着两国和平的使命,在这个沉寂的后宫里要过上一辈子。这一辈子里,若是两国修好便罢,若是两国一旦开战,她便是最先失去生命的人。
她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活得比别人恣意、热烈吧?
我暗暗点头,笑道:“雅妃娘娘的话,让我茅塞顿开。是,我不能就此消沉,要好好打起精神来应付那些……呵呵,怪里怪气的女人。”话锋一转,我又问道:“不过,我和她们是一样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