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下过一场暴雨,今早起来雨后初妍,天光云影里万象格外赏心悦目。去紫宸殿请过安,回来之后看一会儿书,习一会儿字,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待吃过午饭,因改了夏令时,便睡了午觉。
醒来,已是未时三刻,没多久,小富贵就回来禀道:“皇上今夜留宿正殿,不往后宫来了。”
我点点头,心想皇上一惊连续三天没有招幸嫔妃了,难道外朝事情很多吗?
正想着,内侍省的人就过来传道:“皇上请婕妤娘娘延英殿伴驾!”
我微微一愣,延英殿是皇上的内书房,他在那里批改奏折,有时会接见心腹大臣议事。前世的时候,我倒是常常被招过去,今次,倒是头一回呢!可是前些时候他才恼了我,怎么我病一好,又招了我呢?
那内侍见我一动不动,忙堆满笑脸道:“娘娘,请快些准备吧,皇上且等着呢!”
谷雨忙道:“公公稍等,奴婢们这就伺候娘娘更衣,即刻前往。”
我这才回过神来,匆匆换了一身夏装,上身是粉色绣夹竹桃纹样的抹胸,外披薄纱明衣,下身穿浅莲色织锦束胸长裙。单螺髻,簪了一朵栀子花,就这样素面朝天的去了。
一路上明晃晃的太阳有些刺眼,心思却如一团乱麻,那日他虽未曾怪罪,到底伤了我的颜面,而如今我只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好生的伺候他!
“娘娘来了。”江守全一脸笑意的迎在门口,他是内侍省长官,又是紫宸殿的大总管,比我们这些妃嫔更亲近皇上的人,哪怕是郑贵妃和皇后都不敢得罪。
我抿了一丝笑意在唇畔,上前道:“江公公有礼了,皇上一个人在里面吗?”
江守全躬身笑道:“右相大人刚走,此时皇上正是一个人。”
右相就是郑贵妃之父中书令,我朝以右为尊,他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我道声谢,由他引着进入延英殿。虽然前世我已来过无数回,但我仍要装作第一次到这里的样子,亦步亦趋,循规蹈矩。
“皇上,婕妤娘娘来了。”
“你先下去。”他的声音沉稳,听不出喜怒哀乐。
“是。”
我一直低着头,只看到江守全快速的退了出去,半晌都听不到上面那人的声音。
“还站着做什么?这里这么多椅子,你自己不会坐?”良久,他才说道。
我抬眸瞥了他一眼,他正伏案写些什么,眉头微蹙,看也不看我一眼。我又瞥了一下两边,都有桌椅茶几,正是那些大臣议事是坐的。
我挑了一张最末端的椅子坐下,依旧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