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天气闷热,我便让夏至去小厨房熬一锅冰糖银耳莲子羹来,只等我午睡起来,方可食用。
新来的这两个二等宫女,夏至敦厚,厨艺很不错;立秋细心,女红能与春分比肩。我便让夏至管着小厨房,让立秋管着下面的宫女做针线。这样一来,春分和谷雨也能空出时间来照顾我的贴身事宜了。
今日午睡时间格外长些,醒来便被告知,皇上宣我去延英殿伴驾。
我换上月白色抹胸,薄纱明衣,湖色的素面长裙,粉色束带。仍梳着单螺髻,只是换了粉色的芍药插在鬓边。因天气闷热,没有乘步辇,而是乘了油壁小车,又让夏至将熬好的冰糖银耳莲子羹放在食盒里,我捧着上了小车去延英殿。
这天怕是要下雨,实在憋闷的让人觉得难受,只盼快快下场大雨来!若是能去岛上避暑,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我皱着眉,想着幸好自己不爱脂粉,不然此时黏黏的腻在脸上,不知得有多难受呢!更何况宫中只有得宠的位高妃嫔才用得起珍珠粉匀面,那些位卑不得宠的,都是用的铅粉!那东西虽然上妆效果好,但是长年累月用下来,反而更催生的人老珠黄。所以那些宫女,双十年华却比三十岁的妃嫔看起来还老些。
小车空间不大,比外面更窒闷,我只得不停的摇着团扇,希望能解解窒闷的感觉。
好在小车很快就到了延英殿外,只是到达的时候,就听到远处传来阵阵闷雷声。
“老奴给娘娘请安!”江守全一看到我下车,忙过来行礼。
“公公不必客气,这样热的天,公公辛苦了。”我客气的和他寒暄着,若是前世,我才懒得和一个太监废话。只是今非昔比,我总算明白了一些事。
他受宠若惊的笑道:“娘娘抬举奴才了,奴才为皇上办事,哪里敢称得上辛苦二字?”说罢扶了我上殿,立在门外,低声提醒道:“高将军在里面和皇上议事呢!娘娘恐怕得等一会儿了。”
我点点头,道:“没关系,国事要紧。”心中不免腹诽,什么国事谈了一夜还没谈完!这样粘人的男子,难怪后宫那些妃嫔对他既是妒恨,又想笼络了。
“娘娘手里拿着食盒辛苦,还是让奴才来拿吧?”江守全说着,接过我手中的食盒捧在手里。
我一面打扇一面道:“是才熬好的冰糖银耳莲子羹,这样暑热的天,吃这个解解暑气最好不过。”
江守全立刻顺着我的话说下去:“可不是么!还是娘娘想的周到,皇上在里面又是议事又是批奏折的,想必一定饿了,娘娘待会儿奉上这羹汤,皇上必定喜欢!”
我心中暗笑他果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