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大步走向龙椅坐下,紧抿薄唇,目光里透着森然冷冽。
我头皮发麻,不知该跪下请罪,还是站着等他发话,手脚都不知该放在哪里了。
江守全见我不安的样子,忙笑着将食盒放在桌上,笑道:“皇上,这是娘娘亲自熬的冰糖银耳莲子羹,知道皇上议事累了,特意带来奉献给皇上的。娘娘还知道皇上不喜甜腻,因此特意没放几块冰糖,皇上您不妨尝尝,看看娘娘的手艺如何?”
这分明不是我做的,他却说是我亲手熬制,我知道江守全这是在为我解围,可心底仍不住嘀咕:我还没尝过那羹汤,万一熬的不合他的口味,我岂不是又要倒大霉了?
偷眼一瞧,见他脸色有所缓和,江守全迅速打开食盒将里面的甜白瓷碗端了出来,亲自验过,才递到皇上面前。
“你先下去,”他淡淡对江守全道。
江守全躬身退下,走过我旁边时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我被他那气叹得更加提心吊胆起来。
延英殿的大门又“吱嘎”一声关闭了,偌大空旷的殿内又只剩下我和他两人,光线不好,窗户和明瓦都无法吸收更多的亮光,殿内显得更加昏暗窒闷。
越是安静,我越是害怕。
相比起来,我倒是宁愿子陵将军如前世那般厌恶我了。
不对,他必定还是厌恶我的,否则,怎会在延英殿外对我做出那样大不敬的行为?他是战神,是大将军,自然有恃无恐!他和我一样了解皇上,这个高高在上以权力为中心的男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小小的宫嫔开罪一个大将军呢?
想到此处,明明闷热的大殿内,我忽然感觉到一股凉气袭上心头!
人在紧张的时候,对周围的声音都异常敏感。
我听到有轻微的碰瓷声,讶异的抬头,竟看到他正拿着匙子吃着银耳羹。他的动作很慢,很优雅。
这个男人明明很难让人把他和优雅联系在一起,但这一刻,他的确让人在看着他的时候觉得他是个温柔的男子。
温柔?我有些迷惘的抬头看他,他好像从不知道什么温柔吧?
他忽然重重放下匙子,眼神锐利的瞥了过来,我慌乱的垂下眼睑,尽量放缓自己的声音,问道:“可是这羹汤不合皇上的口味?臣妾失察,还请皇上恕罪!”说着,我已跪倒。
我不主动提起刚刚发生的一幕,是因为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再者说,有些事,是越描越黑的。
只希望借着羹汤一事,让他发泄了就好,千万别藏在心里,等着跟我秋后算账!
“你从前是闺阁千金,如今又是后宫宫嫔,这种洗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