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打雷。
就算是活了两辈子,我还是害怕那会忽然炸响在耳边的不明声音。
可是,我更害怕这个喜怒无常,面无表情的男人!
他是帝王啊!我的生杀予夺,全部掌握在他的手里。
一道闪电透过明瓦劈下,我瑟缩的闭着眼,想要捂住耳朵,提心吊胆的等着雷声传来。
“噼啪”一声,炸雷顿起,我也顾不得了,直接把头埋在他怀里,被芍药花汁染红的手紧紧攥住他的衣服。
这声雷声过后,一阵接一阵的雷声袭来,虽然声音没有之前的响亮,但沉沉的滚滚的,还是压在人心头喘不过去来。
他揽着我,片刻怔忡,之后竟什么也没说,双手捂上我的耳朵。
温热的掌心贴过来的时候,我愣了一下,虽然那样的轻贴并不能为我隔绝外面的响声,但我心底,还是流过了一丝暖意。
感谢他这份温情,我圈住他坚实的腰,把自己和他贴的更紧。
也不知过了多久,雷声渐渐小了下来,接着便听到了“哗哗”的雨声,大雨倾盆而下,密密的织成了一片雨帘,水雾升腾,站在殿中甚至看不到殿外的景物。琉璃瓦当被大雨砸的“噼啪”作响。
我抬头看了看,既然下雨了,雷声就不会再响了吧?
触目却是他带着胡渣的下巴,我慌忙低下头,松开圈着的手臂,退后了一步。
他放开我,低头看到他衣襟上的粉红花汁,有些愕然的苦笑了一下。
我也注意到了,结结巴巴的说:“臣妾……臣妾……”臣妾不是故意的,要不,臣妾帮您把这件衣服洗好了再还给您吧?
“后面的柜子里有朕的衣服,去拿来给朕换上。”他语气平和,没有怒意。
没有怒意就好,我忙躬身道:“是。”
“等等!”他又瞥了一眼我的手,微皱一下眉,随即展开,“先把手洗了!”
“哦。”我红着脸退下,暗自想着他是不是不打算追究这件事了?要是他不打算追究了,那真是阿弥陀佛,我该好好谢谢那声炸雷了!
洗了手帮他拿了衣服,亲自伺候他换下,方才因为紧张害怕还因为这殿中闷热,后背早就汗湿了一片,此刻放松下来,顿时觉得后背黏黏的很不舒服。
他里面只穿了一件中衣,换上丝质的长袍,轻薄清凉,但是我却在哀怨: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取冰来用呢?或者去山上避暑也可啊!
一面腹诽一面打着扇子自顾自的扇起来,他犹自站着,问道:“你很热?”
“嗯,”我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他看了我一眼,站到了窗户边,窗户是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