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忽然抽离出我的身子,仅用手上的力量将我甩到了一边,我猝不及防的撞上一旁的书架,手臂和膝盖立刻火辣辣的疼起来,我倒吸一口气,然后拼命咬住唇,不让自己因疼痛而哀求。
他冷冷道:“你以为朕不知道?你是不是在想子陵?是不是!”
我背对着他,却依然能感觉到他的冷然杀气,杀了我吧!你干脆就现在杀了我好了!
“他很年轻,很英俊,又是征战沙场的战神,凡俗女子见到他都忍不住侧目,爱妃……也不能免俗么?”
我一把扯下书架上的明黄绸缎——这绸缎是为了避免藏书蒙上灰尘——披在自己身上,挣扎着起身,面对着他。他的脸色铁青,眸光深沉,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冷笑道:“那样的人,连陛下都不能免俗,臣妾怎么敢与陛下争辉呢?”
他猛然一愣,脸色变了数变。我已豁出去了,就这样咬着唇瞪着他。
君王雷霆之怒,会立刻要了我的命。我竟然忘却了重生而来的初衷,抱着士可杀不可辱的念头,要和他倔强到底。
他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狠狠掐住我的脖子,力度刚好让我濒临在死亡边缘。窒息,如同前世死时的感觉一样,我潸然泪下,又要再死一次了吗?我还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改变啊!
一瞬间,我暗恨自己冲动,试图冲破他的禁锢,奋力争取我的生命,不想再在他手中消失一次!
他就这样保持着濒死的力度,让我无法一下子死过去,却又摆脱不了对死亡的恐惧。
“启……恒……”我用尽力气念出他的名讳,直逼得他手上的力气骤然锐减。
我赌对了!
他的手一松,我就要瘫软在地,却见他大力抱住我,我软在他怀里。
眼冒金星时,他的唇落下,粗暴的探入我口中,搅拌着我的小舌。我呼吸困难,他就这样半是发泄半是度气,让我在他的吻里慢慢恢复了知觉。
雨声磅礴,他把我抵在书架上,面对面做着刚才没做完的事。
他扳着我的脸,让我所有的表情都在他面前展露无遗。
这个多疑的男人,难道他以为我真的敢在他面前想别的男人么?死的感觉可不好,何况是自己找死!
他抬起我的一条腿,发狠的冲撞着、旋转着。邪佞的问我:“你在想谁?在想谁?说!”
我上气不接下气,但仍笑得妩媚:“陛下,你的……在我心里,你说我还能想谁呢?”
我干脆将双腿都缠上他的身体,仰起头用力呼吸,大殿顶端横陈交错,越看,越是晕眩。
他的手握在我腰间,我的身体上下起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