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浅笑着听完,怪不得刚才我说还没有完成的时候,魏紫脸色十分懊恼呢!这会儿到想起来我对她们还有利用价值了?
看着谷雨那不服气的样子,我淡淡笑问:“听你这语气,你倒是十分乐意我被她们当枪使了?”
谷雨连连摆手,解释道:“奴婢可不是这个意思!不过……那个王美人实在可恶!奴婢是看有这样好的一个出气机会,浪费了有点可惜。”
我垂首一笑,轻轻道:“以后机会多得是,何必争这闲气?”
谷雨不明所以的望着我,春分却已明白,笑道:“娘娘是觉得,魏紫从这儿一回去,明日皇后娘娘就要着人来过问了?”
我看着她笑道:“春分,你想皇后可会放过眼前这样一个大好机会?”
春分眼睛一亮,道:“娘娘睿智!”
我轻摇纨扇,掩唇低笑。
第二天上午,先是皇上赏赐的冰镇荔枝到了承明殿,后又是皇后赏赐的各类瓜果和细纱衣料。别的到没什么,只是这荔枝要从岭南运来,十分难得。生育过皇子的宫嫔不过四五颗的份例,那些不受宠的,连一颗都没有。而皇上赏的就有五颗,这一路走来,不知羡煞多少人了。
这还不算,正当承明殿上下高高兴兴的迎接那些赏赐的时候,小富贵又带回来一个消息:“尚食局的赵司膳坏了事,被皇后娘娘打发了。”
一时殿中鸦雀无声,都被这消息震的有些发懵。
司膳可是正五品的女官,掌管廪饩柴炭之事,这样大喇喇的就革了职,确实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我挥手让他退下,让春分把料子收起来,又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大家各做各的去。”
进了内室,看到内室中置着一大块的冰,不由发笑,转头对春分道:“你看,皇后的动作好快。”又叹一声:“以后你们也用不着成宿成宿的打扇了。”
春分道:“没有皇上的意思,皇后娘娘怎会如此?想必皇后娘娘在皇上面前极尽言辞!”
我莞尔一笑,道:“什么极尽言辞,不过添油加醋罢了,必定说的我禁足期间过得如何不易了!”承蒙皇后多言,到让我知道了皇帝对我的心思。
我被禁足,他一言不发,是因为他知道这不关我的事。但他是天子,天子永远都不会错,所以这错只能让我担下了。
连着宠幸家世低微的王美人,皇后却按耐不住了,这不正是把王美人至于风口浪尖上么?郑贵妃就真的甘心,被自己提拔的人压了一头么?
今日他肯为了我发落了赵司膳,也算是为我禁足的事做个交代吧。
这样一来,宫里再也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