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夜宴之前,那剩下的百来十字我是一个未写,存心想避开那场晚宴。皇后派魏紫来请我多次,我每每都以罚抄未完婉拒了,魏紫总是喟叹,但也无法。
到了八月十五那天,其他宫中的宫人都兴致高昂的预备过节,承明殿虽被禁足,但宫人们并不因此整日郁郁,也井然有序的准备着晚上祭拜月神。
到了夜晚,一轮满月高挂天边,璀璨如明珠四射,夜空中一丝云彩具无。天阶夜色,寒凉如水,整个天际洒下如玉银辉,将红墙绿瓦的掖庭宫照耀的愈发明亮。凉风习习,冷月如霜。
大家在庭院中设了香案,摆了瓜果月饼,又在地上放了软垫。我上了三炷香,宫人们都跪在我身后,对着天边婵娟拜了三拜。
隐隐的,有丝竹管弦乐声传来,想来是麟德殿那边的饮宴开始了。
我切了月饼,自己拿了一块,剩下的让他们分了。吃了一口,是莲蓉馅儿的,看了看其他的,有五仁馅儿,豆沙馅儿,鲜肉馅儿等等。便道:“禄子,送个鲜肉的去给你师父,他养着伤不能走动,你就多走动走动吧!”
禄子忙应了拿下去,我一边吃一边回屋,有些抱怨的说:“这次的莲蓉馅儿怎么做的这样甜腻?虽然我喜欢甜食,可也不用这么甜啊!腻死人了!”
春分几个听了直笑,道:“娘娘还跟小孩子心性儿似的。”
我又嘀咕:“我还没及笄呢!”再过一个月,就是我十五岁生辰了。十五岁,乃是女子及笄,象征成年。寻常家女子在及笄之后,就可自行婚嫁了。
我遥遥的想着,若不是一年前的圣旨,想必我的及笄礼定是隆重非凡,正宾,赞者,父亲和母亲一定会费尽心思邀请相交好友。唉,一个月后,也不知是什么光景。
我在门口站定,恍然转身,对着明月双手合十,暗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回到屋中,坐在书桌前,提笔将剩下的《女则》抄写完毕,只等明日奉上。这么些日子,避世避的也足够了。
正准备梳洗,麟德殿那边的赏赐就过来了,来的是皇后身边的姚黄,赏赐了月饼和瓜果酒水。闲话了两句,她就笑着说道:“可惜婕妤未能亲临宫宴,此次有好大一件喜事呢!”
“哦?是什么喜事?”上辈子的这时候好像没什么喜事吧?
姚黄笑道:“就是翡翠轩的王美人,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我错愣一下,王美人从来都没有过孩子啊!强笑道:“那到真是一件大喜事了,想必皇上很高兴吧?”
姚黄道:“那是自然!宫中有五年未曾添丁了。王美人从前不怎么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