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去皇后那里请安,皇后格外高兴,和妃与雅妃也兴高采烈的跟我聊天。其余那些许久没见到我的人,都揣着一副看热闹的样子似笑非笑。
郑贵妃的脸色看上去并不好,她的身边用来固宠的嫔妃一个是九死一生才早产生了八皇子的元才人,家世比王美人还要底下,即便生了八皇子也只能屈居才人之位。另一个便是王美人,可如今王美人刚怀孕,我就解了禁足,她心中自然十分不忿。况且王美人违背她的意思怀孕,想必她心中对王美人也有些怒气。
宫中许久未进新人,去年我进宫,还是皇上下旨迎娶的。花鸟使已经经年不去民间采选了,因此就算郑贵妃想扶持新人,只怕此时也不能够了。
难怪她气得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的!
我一面和皇后说笑,一面心中腹诽,借着皇后的趣味掩着袖子低笑起来。
郑贵妃身边无人,皇后一直盼着我来分宠,如今心想事成,眼角眉梢都透着高兴,笑得多了,连鱼尾纹都现出来了。
“王美人有孕,本宫就免了她的晨昏定省,只让她好好养着胎。你们送去的礼也就够了,不用常常叨扰,免得惊了她的胎气。”皇后和颜悦色的吩咐道。
“是!”我们屈膝应下。
皇后点点头,又问:“王美人那里是哪位太医在看顾着呢?”
郑贵妃答道:“臣妾派了太医院的沈太医。”说着,眼光闪过我的面门,我诧异的抬起头,刚好触到她锐利的眸子。
皇后一愣,问道:“沈太医不是伺候纪婕妤的吗?这……”
郑贵妃笑道:“是,只因原先伺候王美人的孙太医在妇科上并不精通,因此臣妾就做主换了一位太医。这位沈太医好歹也是出身杏林世家,各科都是好的。至于纪婕妤……婕妤看起来气色不错,就算有什么不适的地方,臣妾觉得,再怎么着也不如皇嗣重要是不是?”
皇后脸色晦暗,看向我,勉强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先紧着王美人那边吧?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上次给你诊脉的章太医也是不错的。”
我躬身应道:“是,臣妾多谢皇后娘娘体恤。”
请安过后,出了紫宸殿,我与和妃、雅妃走在一起。和妃虽然不喜雅妃,但也并不讨厌她,尤其是雅妃也算得同一阵线之人。
“贵妃现在是越来越小气了,连一个太医也要挤兑你,太医院里那么多医术精湛的太医,她偏偏要了伺候你的人去!她若真的有心,何不把她自己的太医给王美人用去,哼!”和妃不平的为我抱怨了一圈。
我笑了笑,心想郑贵妃怎会是小气的人,难道她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