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殿中坐着发呆,雅妃怒气冲冲的走进来,一面走一面叫道:“太残忍了,太残忍了!那虽然是一只狗,可毕竟是一个生命啊!她怎么能那么过分!扑杀,闷在麻袋里活活摔死……血,还有脑浆……我的天,这是谁想出来的刑法啊?真是太残忍了!”
我让小寒上茶来,垂着眼睑淡淡说道:“这是秦时就有的刑法,从前是用来对付人的。”
“什么!”雅妃怔了怔,大概是想到了那样的情景,她抱住头,闭上眼,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声音很空洞:“我真不应该知道什么是扑杀……”
雅妃呆坐了一会儿也走了,我什么都没跟她说,反正她在宫里的日子长着,这些手段早些见识到也好!还能早做些准备,这样日后遇到更加不堪的,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雅妃走了没多久,小富贵就涎着脸走了进来,满脸堆笑的道:“娘娘,您没事儿吧?”
我看到他那副样子就会想到他的主子——郑贵妃!
淡淡道:“没事,你有什么事吗?”
小富贵忙道:“奴才是看娘娘坐在这儿不太高兴的样子,所以来问问,娘娘要是有什么吩咐,奴才一定可以为娘娘效劳!”
他话中有话,我仔细看了他两眼,见他笑眯眯的双眼里,似乎隐藏了什么。便笑道:“难为你的一片忠心,你倒说说,本宫现在是为何不高兴呢?”
小富贵眼珠一转,看向站在我身旁的春分和谷雨,我勾了勾唇角,对春分道:“前几天我让立秋给我的新秋装改了腰身,你去看看改的怎么样了。”又对谷雨道:“刚才雅妃受了惊,你让夏至做顿羊肉饺子,晚上送过去。”
两人被我支开,我看向小富贵,小富贵笑着躬身道:“娘娘,这王美人也实在过分,上回娘娘落水的事,虽然没声张,可咱们都知道,定是那王美人做的!娘娘宽容大度,不与她见识,奴才们却是憋了一肚子气啊!就想为娘娘讨回这个公道呢!”
我不动声色的叹口气,哀怨的说:“这有什么法子,她毕竟是郑贵妃的人,而且现在又有了身孕……更是奈何不得她了。”
小富贵嘿嘿笑道:“有了身孕又如何?还能越过娘娘去?再说了,这身孕的……奴才说句大不敬的话,这后宫里阴气重,要不多多积福行善,那孩子就未必……”
“住口!”我冷了脸色,心中却大惊,没想到他打得竟是这个主意!郑贵妃是疯了不成?竟要借我的手除去王美人腹中的孩子?若我还是前世那个张扬跋扈,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说不定我真的会被他带到沟里去!可是我如今早已脱胎换骨,才不会上他的当!

Copyright © 2022 3k小说网网站标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