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淡笑道:“哦,知道了,有劳公公跑这一趟,那就回禀皇上,本宫先歇下了。”
曹红一走,殿内就充满了抱怨声,谷雨是最生气的那个,春分虽然什么都没说,眉头紧皱,也很是不满。倒是小富贵,一言不发,神色也没有什么变动。我疲累的摆摆手,叹道:“罢了,毕竟人家有了身孕,你们都下去吧,不用伺候了!”
谷雨嘟嘟囔囔的:“王美人这身子,不适的频率也太高了!”
我冲春分使个眼色,让她跟谷雨好好说说,谷雨对王美人很是不满,要是因此着了人家的道儿,可大大的不妙了。
皇上既然留在了翡翠轩,那今晚就不会过来了,我自行歇下,不提。
日子照过,依旧晨昏定省,只是这日从紫宸殿回来,才坐下没多久,小满就来禀道:“连海公公和翡翠轩的小印子吵起来了!”
我面上迷惑,春分道:“连海是小富贵的徒弟,小印子是翡翠轩王美人的内侍。”
我皱眉道:“他们怎么会吵起来?”
小满道:“原本也没什么大事,两人走在路上冲撞了一下,就口角了几句,谁知越吵越没谱,连王美人从娘娘这儿请走皇上的话都说出来了,这才愈演愈烈的。”
连海既然是小富贵的徒弟,那就很有可能是受了小富贵的指示,故意与翡翠轩为难。
“到底怎么回事,这样大吵大闹算什么!要是惊了王美人,本宫可护不住他!”我起身往外走,才走了几步,小富贵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一看到我,他就跪倒在地,抓着我的裙角哀嚎:“求娘娘为连海做主啊!”
他骤然出声吓了我一跳,忙问:“怎么了这是?”
小富贵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连海是奴才的徒弟,跟着奴才学些做人的规矩,学着帮娘娘做事,今儿早上这东西不晓事偏偏就和翡翠轩的人起了冲突!谁不知道现在翡翠轩不好惹呀!可是他念着娘娘的好,见翡翠轩的行事太过分,顶了两句嘴,谁知被王美人听到了,现正拿人去,要掌他的嘴呢!”
先是说明连海是他的徒弟,再说连海对我的忠心,然后说连海是为了我才和翡翠轩的人起了冲突,王美人擅自惩罚一个婕妤宫中的宫人,已经有违宫规了,他前面说了那么多,我若再不出手相助,岂不是薄情寡义的主子?日后,谁还敢对我忠心呢!
“走,随本宫去看看。”我沉着脸,狠狠一甩大袖,小富贵立马爬起来跟着我,身后还跟着一群宫人。
翡翠轩门口,王美人坐在一张红木大椅上,正泰然做若的品茗。她面前跪着连海,正被小印子左右开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