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过了两天,春分就告诉我,小富贵去了两次太医署,见得人正是沈七!据说他的理由是给连海抓些治疗脸伤的药,找谁不是找,每次都挑着沈七去问,沈七认得他是我宫里的管事太监,还以为是我吩咐的。
“沈太医说小富贵问他要了一张活血祛瘀的药方,说是给连海用的。沈七当时并不疑有他,但是却在开药方的时候,小富贵让他改了几味药!沈七这才奇怪,他不过是个太监,怎么会懂得药理?便将方子抄了两份,告知了奴婢。”春分细细说来,将那方子也给我看。
杜仲,川芎,当归,附子,细辛,红花……每一样都是活血祛瘀的虎狼之药,混合在一起更是打胎的利器!
我连连冷笑,好啊!好啊!他们安排的这出连环计,甚妙!
“娘娘以为如何?”春分也是个聪明人,似乎明了了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徐徐说道:“春分,我来说,你来判断。从王美人怀孕,郑贵妃就决计除去她腹中之子,因为一个不听话的棋子,留着有何用呢?所以,郑贵妃才会安排本是照顾我的沈太医去照顾王美人的胎,因为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沈太医是我的心腹!若是王美人的胎受损,太医失职是首当其冲。
然后便是连海和小印子的龃龉,加上王美人从我这边请走皇上,我对王美人心怀怨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所以,我命小富贵抓了那些打胎药,说通沈太医,趁机将这些药放入王美人的安胎药中……这一切的一切,顺理成章的让人想不出有什么破绽。而我,人证物证都在——小富贵必定一口咬定是我让他这么做的,他那里还有剩下的打胎药!我就是一头撞在柱子上,也没人相信我是清白的了。”
想到前世正是因为被诬陷谋害皇嗣而被打入冷宫,再想想眼前这桩陷害,我唇边的冷笑犹如六月飞雪,脊背一阵阵寒凉刺骨!
春分把手掌放在我的肩上,让我感受从她掌心传来的温暖。她柔声说道:“娘娘,其实您既已入宫门,就知道这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这里,从来都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啊!”
“我明白,我一直都明白!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只有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才能保护好自己!保护好那些我在乎的人们!”我的声音,凄凉、无奈、坚定!
春分释然道:“娘娘既已决定走什么路,奴婢自然义无反顾的跟随。那么,娘娘现在打算如何呢?”
我叹口气,恢复一下精神,说道:“小富贵的下一步就是在王美人的安胎药里下毒,他一定不会经过沈太医的手,因为我想,王美人身边一定有郑贵妃的人!所以,我们一定要赶在小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