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终以小富贵被皇上赐死而告终。
皇后因此又病了一场,我却平淡以对,大约是觉得这样的结果意料之中吧!
纵然知道此事的幕后主使是郑贵妃,因了二皇子和六皇子的关系,皇上也不会彻查下去。至少在二皇子立为太子之前,郑氏一族都不会受到牵连,但启恒一定会在自己百年之前,将整个郑氏连根拔起!他当年所经历的外戚专权,绝对不会带给自己的儿子。
“据说,小富贵受不得大刑,什么都招供了。皇后将供状交给了皇上,可是皇上只是看了一眼,就放到一边不论。回头,就让人赐死了小富贵,其余什么都没说。”和妃和我一起站在承明殿庭院里,伸手掐下一枝桂花,放在鼻尖嗅了嗅,随口说了这些话。
我看着她笑道:“姐姐的消息一向灵通。”
和妃笑了笑,说:“连皇后都病了,这消息可不光是我知道,阖宫上下,谁不知道?”
我笑道:“姐姐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呢!”
“那是你躲懒,不肯外出打听!”和妃将那支桂花上的花蕊捋下,放在掌心用食指轻轻拨弄着。“好在事发之前你就清楚了那狗奴才的真面目,不然的话……后果可真不敢想。”
我呵呵笑道:“有姐姐这样的耳报神,妹妹就躲懒了。那奴才刁滑的很,我也险些着了他的道儿,好在我身边有个伶俐忠心的春分,适时的帮我告诉了皇后娘娘,这才免了一场祸事。”
和妃回头看了春分一眼,点头道:“身边的人极是重要,聪不聪明倒在其次,第一要紧的就是忠心!如若不忠心,不聪明倒也还好。若是聪明而又不忠心,那真是养虎为患了。”
我也看一看她身后的两人,道:“姐姐身边的九华和金蕊就很好。”
和妃笑道:“可不是么!她们两人自我进宫起就跟着我,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有些事,也多亏了她们,不然我哪有这样便宜。”
于是,我们便从小富贵的事说到了各自宫中的奴婢,我身边的春分和谷雨,她身边的九华和金蕊,还有皇后身边的姚黄和魏紫,郑贵妃身边的芍药和蔷薇等等,都算得上是左膀右臂。
九月初,和妃在承乾宫设宴款待后宫姐妹,名为“赏菊宴”。
自从出了小富贵一事,皇后称病,郑贵妃做贼心虚,难得的消停了下来,王美人大约也知道了其中关窍,再也不像之前那样闹腾了。而几天前,皇上将今年静秋园中开得好的菊花让人剪裁好了,做成盆栽,尽数放到了和妃这里。
于是,和妃成了最得意的人了,便设了宴,请我们过去乐一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