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五,是我的生辰。早上去给皇后请安时,皇后问了一声,赐给我两柄玉如意,其余妃嫔也纷纷道贺,等我回到承明殿后,和妃等人的礼物也送过来了,比照着皇后的玉如意,礼物都不算贵重,有的是金步摇,有的是流苏钗,还有璎珞圈,碧玺串等等。
早膳春分让夏至给我做了长寿面,味道鲜美,面条劲道,我吃着十分喜欢。春分绣了个芙蓉图荷包给我,立秋也做了针线算做礼物,谷雨见众人都有礼物奉上,惟独她没有准备,一时有些急了,带着哭音说道:“姐姐也不提醒我一句,我真不知今日是娘娘的生辰……”
我笑道:“不知便不知了,哭什么?难不成我还缺那几份礼不成?不过是她们一片心意,你也别急,你的忠心就是对我最好的礼物了。”
春分几个也都安慰着,谷雨本就是直心肠,说开了也就放下了,只是仍有些不好意思。我便说道:“你要是实在心中不安,就帮我做两方墨来,不是还有两瓮梅花上的雪水吗?”
谷雨立刻高兴的说:“是呢!奴婢这就帮娘娘去做!”
看她高高兴兴的跑了出去,春分无奈摇头:“这丫头,还是这么个性子。娘娘也是别致,其他人只知用梅花上的雪水泡茶,娘娘用来做墨,很是风雅。”
我笑了笑,就见一人躬身进来,跪倒我面前,道:“奴才刘有余,给娘娘请安,恭祝娘娘福寿安康,青春永驻。”
“哎?你的伤到好了?”我笑问道。
刘有余回道:“奴才的伤已好的差不多了,今日是娘娘大喜之日,奴才特意来请安。”
春分笑道:“你倒是机灵。”
我也道:“既然你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那择日就回来当差吧!顺喜儿已经胜任了副管事一职,你回来直接顶了小富贵的差。”
刘有余忙磕头谢恩:“奴才谢娘娘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正说着,曹红喜滋滋的过来禀道:“皇上和皇后娘娘商量了今日是婕妤娘娘的生辰,特准备了今晚在紫宸殿设家宴为娘娘庆生。”
我淡淡应道:“知道了,替我回皇上,晚上定会准时前往。”
曹红一走,春分就笑道:“皇上心中还是记挂着娘娘的,娘娘身在宫中,不能行笄礼,好歹也设宴庆贺了。”
我只是淡淡的,春分等人并不知我为何如此,只以为我是思念家人,便也没理论。
晚上去了紫宸殿赴宴,除了皇上和皇后,也只有和妃一人罢了。
“今日是家宴,想着你与和妃交好,也算你的姐姐,所以便也请了她来。”皇后微笑着说道。
我感激的说:“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