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早上皇上走后,我又病了两日。太医诊脉本没什么,沈七毕竟是我的人,看我蔫蔫的样子,写的脉案是我因时气所感,要卧床静养几天。
我整日躺在床上发呆,谁也不见,吃的也少,才两天,整个人就瘦了一圈。夏至变着方法给我做平日喜欢的饭菜点心,我却连看也不看一眼,每顿能吃个两三口就算不错了。
皇后打发人来看我,我也不想见,好在春分帮我回了话。和妃等人来,我也一概不见,大有生无可恋的感觉了。
谷雨急得哭了不止一次,连一向沉稳的春分都有些焦急,在我床边说道:“娘娘,您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是那天皇上说了什么让娘娘不快的话?娘娘,不管怎样,他到底是皇上啊!”
是啊,他是皇上,我的生杀予夺全部掌握在他的手里!就连,我能不能生孩子也掌握在他手里!
他不让我生,我就不能生!
既然我连做母亲的权力都被他剥夺,这样的委屈我都必须忍着!那我还忍着其他委屈做什么!
我不就是想要个孩子么!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算什么要求?可是对我来说,这竟成了不可能的事!那我还有什么要顾忌的!顾忌了又有什么用!
“春……”我拉住春分的手,忍了这么多天的眼泪终于崩塌,泣不成声的说道,“他就那么厌恶我?他防备我!”
春分不解其意,安慰道:“娘娘在说皇上吗?不会的,不会的,皇上可疼娘娘了,这些天皇上送了好多补药来!皇上还说,娘娘想要什么尽管说,尚宫局一定办到!”
我哭着说道:“我要孩子,我只要孩子……”
春分一愣,立即道:“娘娘,您还年轻,孩子以后肯定会有的!您这是怎么了?您到底是怎么了呀?”
我不听她说,只一个劲儿的摇头哭道:“我只要孩子,我只要孩子……”
她见我听不进去,只得抱着我,轻轻拍着我的背,柔声道:“好,咱们娘娘要个孩子,咱们娘娘以后会有孩子的,一定会有的……”
我在她怀里痛哭着,为我不能有孩子而哭,为我过去无用的委曲求全而哭。
哭过,就罢了。
歇了两天,第三天我开始恢复正常饮食,身体慢慢好起来,容色也变得比从前更加亮丽了。
可是就在我刚恢复的那天,翡翠轩传来消息:王美人小产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无动于衷。
一个本来就不该有的孩子从这世上消失了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再说了,我不能有孩子,凭什么你王美人就能有!
没了,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