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王美人到御前哭诉,谁知那个男人当即下了一道旨意:王美人保护皇嗣不利,且不守宫规以下犯上,敕夺品级,打入冷宫!
后宫一片哗然,我得知消息只是淡淡一笑,只因这情景与前世,太过相似了!那道旨意,除了保护皇嗣不利这一条,其余的一字不差呢!
这么说,一切的一切,又都回到原来的轨迹了么?
凭我再怎样努力,都争不过天命啊!
可,天命让我重生,又是为了什么呢?
除了每日请安,我都腻在宫中不出去,春分见我面上忧郁,不停劝慰道:“虽然天气凉了下来,但还不至于到了寒冬腊月出不得门的境况。娘娘不如去静秋园里走走,娘娘喜静,那里的银杏圃和红枫林都是极美的。不如……”
“我不想出去,”我淡淡的打断她,神思不属,目色恍惚。
春分见我这样子,幽幽叹了口气,自顾自说道:“话说那银杏圃,有十里之长,两边遍植银杏,落叶金黄,人走在铺满银杏叶的地上,沙沙作响……”
我勉强一笑,道:“罢了,看你说得这样,像是很向往的。你既喜欢,就去走走吧!”
春分立时喜道:“多谢娘娘成全。”
她其实是想让我开心,到说成她想去,是我成全了她。
唉,罢了,罢了,还是别让她们为我担心的好。
我便带着春分和谷雨一起向静秋园而去,彼时正值黄昏,日影西斜,碧空湛蓝如洗,远远的有几片云彩浮在夕阳之下。近处的天空仿佛一汪深邃潭水,几欲溺人。而远处流金焕彩,连绵起伏的宫殿尽头,云霞一缕缕弯下,细细碎碎的散开,日影下如一片五彩琉璃。
我们一路逶迤而去,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银杏圃,远远望见那两排金黄,夕阳洒下余晖,金光尤甚璀璨。我情不自禁的走进这一片光影里,立时觉得此处比别处更亮,人也变得明朗起来。
“娘娘,这儿真美啊!”连谷雨也很喜欢的样子,她在落叶上走来走去,特意发出沙沙的响声,笑嘻嘻的看着我。
春分看了,笑道:“宫人特意不来扫落叶,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意趣在呢!”
我看着谷雨明媚的笑容,心情也好了一些,便笑道:“你既喜欢这里,多来几回也好。”
谷雨笑道:“我一个人来有什么意思,娘娘来我才来呢!”
又是一个变了法子宽慰我的,我心中长叹,就算不为了我自己,为了这些关心我的人,也要振作起来吧!就算不能生孩子的事改变不了,父亲被流放,家破人亡,也一定要改了!
刚要取笑她两句,就听身后传来杂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