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之后,我已经在京城郊外的官道上的马车里。
这辆马车外面看起来平平无奇,不过里面却一应具有,厚厚的波斯地毯上,书架,小几子,琉璃灯,点心盒子,还有一整套的茶具。
谷雨好奇的掀开帘子往外张望,绿水青山,良田百亩。田间鹅儿行,岸堤牛低饮。
马车前面的几骑轻骑上,是皇帝启恒,十五王,子陵将军并另两个大内侍卫。当然,也许有我看不到的隐卫不知隐在何处,一旦有危险,他们就会如鬼魅般出现。启恒不愿坐马车,宁可骑马。于是,这辆宽阔的马车里,就只剩下我和谷雨两个人了。
“小姐,你看!那边有个几户人家,田里还有人呢!”谷雨好像对什么都是新奇的,不停的叽叽喳喳,刚才看到牛和鹅也让我看。自从出了宫,她不能再叫我娘娘,只能称呼我为小姐,看她那样子,叫的还挺顺口的。
我正闭目养神,闻言微微睁目,奇怪的问:“谷雨,你进宫之前都没见过这些吗?”
“当然见过啦!奴婢以前也是村子里的!要不是发大水把整个村子都淹了,奴婢现在可能……”她虽是笑着的,不过语气里仍带了一丝惆怅,和从前不知愁的样子不太一样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进了宫,又怎会遇到您这样好的主子呢?所以说呀,老天爷对我不薄。”
我笑了笑,没有搭腔,继续闭目养神。
“小姐您从前都是在府里生活的,有没有见过这些啊?”
“我娘有个陪嫁庄子,每年秋天我都会和我娘去庄子上看收成……”说到这个,我终于睁大了眼睛,透过谷雨掀开的帘子往外看去。昨日出了宫,就从东门出来,直接离了京城,都没机会回家里看看。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又不是我一个人,若真的回家去,父亲母亲不知要怎样惶恐的接驾呢!
“小姐,咱们这是去哪儿啊?”谷雨放下帘子问。
“我也不知道,不过出了城门往东,两天的路程大约先到雍州吧?”外面几个男人跟嘴巴缝了针线似的,一个都不吭声。那个男人带子陵将军出来就算了,二皇子留在京中代理国事也算了,为何十五王也跟了出来呢?他不是不待见这个弟弟么?
“不管去哪里,出来了就好,嘻嘻。”谷雨笑着给我沏了杯茶,递给我,又问,“小姐最想去哪里呢?”
我歪着头想了想,说:“我啊,我想去淮南道看看,我外婆家就在淮南道,扬州你知道吗?从京杭大运河顺流而下,用不了一个月就到了。”
“我知道,我知道!”谷雨双眼放光,“烟花三月下扬州是不是?听说那里的人很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