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穿深紫袍服,高冠束发,更显得高大英俊。大步走进,眼中眸色晦暗不明,站在我面前,一指勾着我的下颚,啧啧两声,道:“看上去,到有几分像我的儿子。”
我面上发烫,打开他的手,啐道:“就知道占我便宜!”
他两指轻轻一撮,笑着坐到床边,问:“做我的儿子不好么?太宗可曾说过,妃嫔莫若皇子的。”我倒了杯茶给他,他顺手接过去放在一旁,却勾住我的腰将我抱在怀里,一手摩挲着我的面颊,笑道:“这身衣裳穿着有趣,只是不许穿出去胡闹!”
我挣扎不开他铁一样的双臂,蹙眉问:“不让我出去,那带我出来做什么?”
他想了想,说:“要出去也要等朕闲了再陪你。不许你一个人瞎胡闹!”
我在他怀里胡乱踢打,嚷嚷道:“烦死了烦死了!”
他却也不生气,嘴角噙着笑:“到真像我的儿子了!”
似乎出了宫,他就不再是君王,我也不是他的妃嫔。
他忽然放开了我,面色肃穆的望着门口,我忙站起来,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年约半百的老头子。那老头儿点头哈腰的说道:“爷,洗澡水已经被您预备好了,晚膳也正在准备着。舍下简陋,还请爷不要见怪。”
原来他就是朱府的当家人,朱富贵。启恒略略点头,只“嗯”了一声。朱富贵那闪着精光的双眼瞥向我,只上下一打量,忖度着问道:“这位小哥是?”
我双手叉腰,大声道:“我是他儿子!”
朱富贵满脸惊诧,看看我,又看看面无表情的启恒,却见他并未反感,期期艾艾道:“啊?啊?这……原来是小少爷啊!小的僭越了,僭越了。”
我倨傲的扬了扬下巴,一挥手,道:“无妨,你先下去吧!”
朱富贵又看启恒一眼,见他无异议,忙关上门退出去了。
我立刻捧腹大笑,回头得意的看着启恒,见他唇边带笑,眸中亦是无可奈何的样子。
他忽而站起身,道:“为父要去沐浴更衣了,乖儿也在一旁伺候吧!”
我眼珠一转,笑道:“看姓朱的那样子,就知道不光给您预备了香汤,必定还有美人呢!儿子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吧?”
他冷哼道:“古人云,有事弟子服其劳,你身为人子,怎的连弟子都不如?”
我撇撇嘴:“好吧,既然您都这么说了,儿子哪敢不从?只是待会儿误了您消受美人,您可莫要怪罪!”
“多嘴!”
我跟在他身后去了他的房间,顿时怔住了,这里比我那房间不知宽阔富丽多少倍!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人家毕竟是皇帝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