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夜我本还想撺掇着他们上街逛逛夜市,谁知启恒被朱家的女儿缠住了,他不发话,自然没人敢提出去的话题。于是,他和美人夜来缱绻,我一人在床上翻来覆去——倒不是在意他的新宠,只是我择席的毛病一点没好。
第二日我的精神看着就不大好,加上昨日坐了一整天的马车,腰酸背痛的,只得在屋里补眠休息了一个上午,下午才出去见人。
一出去,就看到那紫衣女子羞怯的站在启恒身旁,含笑说着什么。我仔细一瞧,那女子的发式已变成了妇人发式,顿时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不过一夜工夫,他动作未免太快了吧!
许是我动作幅度太大,对面那两人看向我,启恒面色淡淡的,紫衣女子不解的望着我,问道:“这位是?”
我走到启恒面前,笑着问:“父亲大人,我是不是该改口称呼这位夫人为……庶母?”这朱氏的相貌若是放在商贾人家,也算中上之姿,但若放到佳丽云集的后宫,不过尔尔罢了。
启恒瞪我一眼,紫衣女子低下头,含羞带怯的说道:“原来是公子爷啊!贱妾朱氏碧柔,见过公子爷。”
“免礼了!”就算进了宫,你只是采女,而我是婕妤,你还是得给我行礼,所以现在行了,也不为过。
只听启恒低声道:“你先回去。”朱碧柔忙福了福身子退下,就听启恒冷冷盯着我道:“小妮子,越发大胆了!”
这里是宫外,他又是微服,若不是吃准了他不会对我怎样,我哪敢这样放肆?于是笑嘻嘻的问:“父亲大人昨晚安睡?美人在侧,不知您意趣如何?”
他冷冷的哼道:“你若这样关心,不如今晚亲自实验一番,如何?”
我扮鬼脸吐舌头,恶趣味的说:“我才没你那么好的精力,昨日颠了一天,晚上就把人家给办了。”
他目光如刃,我暗道不好,迅速退开几步,笑道:“听说朱家的园子不错,我去赏玩赏玩。您的新宠只怕还在盼着您呢!可不能让佳人久等啊!”
不等他发作,我立马脚底抹油跑了。
说是去逛园子,其实不过逃回了自己房间,还以为这辈子只能谨小慎微,在他身边如履薄冰的谋求生路。可他既已将我的生路堵死,我何必再委屈自己呢?就这样由着自己的性子,率性而活,却让他无可奈何,不是更好么!
我让谷雨出去打探了一番,启恒似乎除了和朱碧柔调\情,就没别的事可做了。子陵将军不在府中,十五王也不在。闻言我嘟着嘴:早知道那男人在朱府是为了玩女人,我就该溜出府去,自得其乐的。
可是,正当我准备实施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