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溪书院坐落于雍州城西的凤凰山上,马车过去也要小半天的功夫,而我虽然起了个大早,却在早市上磨蹭了许久,到达半山腰的青溪书院时,已经将近晌午,该吃午饭了。
我们站在翠林掩映的青溪书院大门口等人开门,我边喘气边斜睨着十五王说:“真是看不出来,你一个书生模样的尊贵王爷,爬山竟然脸不红,气不喘的,到像是练过的。”
十五王对我微微一笑,笑容犹如清风朗月、浩瀚烟波,说不出的隽永从容,道:“娘娘说笑了,微臣不过饭后比旁人多走两步而已。”
我摆摆手,道:“还叫我娘娘做什么?叫我阿娆吧!”
他上下打量一下我的男装,失笑道:“这可不是男孩子的名字。”
我不耐烦的说:“你也可以叫我贤侄嘛!”
正说着,山门大开,从里迎出两名垂髫童子,对我们俩施以一礼,恭敬道:“院长在清心斋等候,请两位随弟子前往。”
十五王道声谢,跟了进去,我忙示意捧着礼物的谷雨跟上。
谷雨跟在身后小心翼翼的走着,轻声问我:“小姐,这青溪书院到底是什么地方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我轻咳一声,放慢了脚步和她并排走着,缓缓说道:“这世上的读书人有两种,一种是公卿子弟,走的是荫恩,因此不用考科举,就不用读经史子集,只读些诗词歌赋便可。这类人注重的是品行,而不是学问,除了国子监就读,青溪书院就是第二个世家子弟读书的地方。你也听皇上说了,明松可是帝师!”
谷雨咋舌,叹道:“听起来真的很厉害呢!那……小姐,还有另外一种读书人是什么?”
“就是非公卿之家的子弟啦!他们只能走科举这条路,所以必须熟读四书五经,还要解其要义。”我仰头想了想,说道,“江南道的洪州豫章郡,有个什么书院来着?立院百年,出了六个状元,两个榜眼,八个探花!”然后又洋洋得意的加了句:“我爹就是那书院的,状元!”
“哇!”看到谷雨崇拜的目光,我心里美滋滋的。
十五王回头看了我一眼,道:“豫章郡的谨学书院,确实名不虚传。”
我冲他扮个鬼脸,说:“就你知道的多!”
他笑笑:“贤侄知道的也多。”
“哼!”我歪着头不理他。
忍不住话匣子,我又跟谷雨嘀咕起来:“别看公卿子弟不用十年寒窗苦读,但是除了世袭的,其余子弟为官都不得高于四品!也就是太宗时期出了一个四品的,别的都是六七品官儿!可是朝廷那些大员里,四品以上有三分之二是谨学书院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