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促狭鬼,”他无奈叹息,眼里却是宠溺,摇头笑道,“我本无意下山,既你这样说,少不得要去见一见皇兄了。”
我歪着头:“我说什么了?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他只是苦笑,随即看向我身后,我回头,见是十五王来了。
“八皇兄,”他俯首施礼,不得不说,十五王总是礼数周全。
启怀对他点点头:“十五弟。”
十五王见我挽着启怀的胳膊,眼中划过诧异,道:“八皇兄和……和纪娘娘认识?”
启怀道:“我曾在纪府教过阿娆几天琴技。”
我嘟着嘴说:“什么几天?很多天好不好?”
启怀笑道:“好,是很多天。”
看到我们这样亲昵,纵然一向深沉的十五王,也掩饰不住惊诧。
“咱们进去说话。”启怀牵着我的手说道。
“好啊。”我还和小时候一样,笑嘻嘻的与他手牵手走进木芙轩内。
蓦然回首,十五王的目光一直盯在我们的手上。我心底冷哼一声,他要是敢在那男人面前嚼舌根子,我就——杀人灭口!想着,便狠狠对十五王瞪了一眼,他一愣,竟对我莞尔一笑。我气得翻白眼,也不知他是不是明白我的意思。
一进去,我就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深深吸一口气,赞道:“好香啊!”顺着香味寻去,在半月桌上看到了一个精致的香炉,袅袅香烟,正是从此处散发出来的。
“这是明院长的小孙女儿送来的,她十分擅长制作香料。”启怀解释道。
我吃吃笑道:“难怪老师躲在这里不愿下山,原来——”我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故作夸张的说:“是被这香给绊住了!”
启怀极是无奈的苦笑,又回头对十五王道:“你不要理会她,还和小孩子似的!一点也没有长大。”
我立马反驳道:“什么小孩子,人家已经及笄了好不好?”
启怀上下看我一眼,道:“你看你这样子,分明就是哪家的小少爷。”
我气呼呼的别过头不理他,就听到门口传来清脆莺语:“咦?有客人在吗?”我一回头,就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站在门口。穿着杏花白的半臂,桃红色挑银线束腰长裙。双螺髻,髻上系着赤银流苏璎珞,一圈圈的缠绕在髻上。杏眼桃腮,皮肤白皙,俏皮可爱而又不失大方。
她见我正盯着她瞧,不由笑道:“好漂亮的小公子。”
启怀和十五王相视一笑,我红着脸,问道:“我是随十五叔来拜访明院长的,不知这位姐姐是?”
女孩笑道:“我是院长的孙女儿,我叫明素素。”她又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