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浑身冰凉,一言不发。启怀站起身,对十五王道:“你不是还要去请教明院长学识吗?不如带素素一同去吧!”又对明素素柔声道:“你先回去,今天的事,对谁都不要说,知道吗?”
明素素可能也发现了事关重大,看了看我,又看看启怀,点了点头。
启怀送两人出去,关上房门,然后握住我冰凉的手,道:“许是素素一时失误,并不是什么灵骨草。”
我抬起头,对他凄惨一笑,道:“她没有失误,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我知道,这的确是用来避孕的。”
他一惊,低声问:“你是不是不想为大哥孕育皇子?”
“呵!”猝不及防,泪水划过腮边,心中刺痛传来,我一手扶着桌沿不让自己倒下,冷声说道:“不是我不想,是他不想!”
他扶着我坐到一旁的竹榻上,低声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擦掉眼泪,说道:“就在前些时候,他赐给我一盒香料,名为九合香,是从西域弄来的,据说十分名贵,阖宫上下,只有我一人所有。可是我无意间得知,这香料并非普通香料,而是……男女欢好时避孕所用。”说到这个,我仍不免红了脸,低头抽泣着。
启怀沉默着,许久,他才说道:“可是,为什么?没人会觉得自己的孩子多是不好的事。”
我抬起头,目光清澈明亮,似乎洞察一切,凄冷的笑道:“是,寻常人自然不会嫌自己儿子多,可他是帝王,帝王就会!而且,他已经有了中意的皇子。”
他盯着我说:“你说的是二皇子吗?”
我点头:“没错,前些时候父亲刚升任了尚书右仆射,他担心我若是诞下皇子,凭着父亲朝中势力,储君之位,分一杯羹并非不能。原本七皇子一派和二皇子明正暗斗的已让他不快了,若是再多我这里的一个……因此,他防备着我呢!”
“可是阿娆,尚书大人与和妃之父左相交好,原本属意的便是七皇子,若你此时诞下皇子,七皇子一派的势力就减少了。”启怀给我分析着,“如今后宫里和妃与你交好,就是因着尚书大人辅佐七皇子的缘故,若是没了这层缘故,你在宫中,岂非独自一人。”
我心中猛然一惊,启怀说的极是,倘若我真的诞下皇子,第一个与我生分的人,就是和妃了。
可……我前世至死都没有孩子,焉知不是那九合香用的太多的缘故?我只怕今生也会因此错失当母亲的机会啊!
“又怎知我诞下的一定会是个皇子呢?我并不求一定是位皇子,哪怕是公主也好啊!”想着,我又哭泣了起来,“再说,就算生下的是皇子,我也无意太子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