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在启怀处坐了一会儿,这才准备下山,却不知十五王和明院长说完话没有。启怀让人去看了看,十五王便来了。看到我红肿的眼,他只是微微错愣,并未问我什么,只道:“我还有些话要和八皇兄说。”
我嘀咕了一声,走出去避开,让他们兄弟说体己话。
许久,我抬头望了望天色,十分不耐,敲门道:“好了没有啊?再不下山,就不能在天黑之前回城里了!”
启怀开门笑道:“要不,今晚暂且在这里留宿一晚吧?”
我忙摇头:“不行,你也知道那个人,要是今晚不回去,明日等着我的不知道是什么呢!”
启怀和十五王对视一眼,无奈道:“那你们就快走吧!若是天黑之前回不去,路上就不好走了。”
十五王点点头,辞别启怀,对我道:“走吧。”
我回首看着启怀,他对我微微颔首,我深吸一口气,知道现在只能等待他的佳音了。去和明院长说了声,就按照原路返回下山。
方才就感觉天色不好,这时忽然刮起一阵怪风,浓密的乌云挡住了阳光,山路变得晦暗不明,崎岖难行。‘
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在十五王身后,谷雨扶着我,战战兢兢的说:“娘娘,你说……这深山老林的,不会有狼吧?”
我瞪她一眼,道:“要是有狼明院长也不会在山里建书院了,难道他们不怕被狼叼走么?别自己吓唬自己了!”其实我心中本就发毛,她这么一问,害怕的是我自己啊!
“哦。”谷雨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又往我身边挨了挨。
我加紧步子跟上十五王,一面嘟囔道:“你就不能慢点,我跟不上……要是摔着我了,算谁的啊!”
闻言十五王只得放慢了步子,可是他看我们两个弱质女流搀扶着走的跌跌撞撞,无奈的伸出左手道:“抓住我,免得摔着。”
我不客气的抓紧他的手臂,要是我摔着了,起码拉个垫背的!
“谷雨,你别挨我那么近,我都没法子走路了。”我抱怨道,谷雨听了忙松开我,只是抓住了我的袖子。
山间小路本就崎岖,密林掩映,一旁是山,另一旁却是陡坡。天色昏暗,风声呼呼作响,我已经看不清前面的路,只能依附于十五王。
“小心,”他提醒了一句,然后跨过一道小沟。
我抬脚跳过去,嘀咕道:“怪不得人家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原来真真如此……啊!”一个不慎,左脚落地时一股钻心的痛,站立不稳,我往旁边的陡坡滚了下去。
“娘娘!”谷雨惊慌失措的想要抓住我,但只抓到了我的一片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