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昨晚到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度日如年,我躺在床上不能动,心里却记挂着那边的玉儿,也不知沈七和那些太医们都诊治的怎么样了?能不能治好玉儿呢?既担心玉儿的烧退不下去,烧坏了脑子可怎么是好?又担心玉儿好了,自己的腿却落下残疾,以后都不能抱着玉儿了,让玉儿因我蒙羞。
我胡思乱想,心就像在火上烤似的,痛苦缠绕着我一刻也不肯放过我。
午饭我什么也吃不下,在春分的劝说下勉强吃了两块点心,吃完点心又吃药。春分让我睡一会儿,可我哪里睡的着。
等了一会儿,谷雨兴冲冲的过来说道:“殿下的烧退了!”
“真的?!”我惊喜非常,听到谷雨在此确认之后的答案,我如释重负!只要烧退下来就好!忙道,“快去把玉儿抱过来,我要看看,不、不,我去看他,你们把我抬过去!”
听说玉儿退了烧,大家都很高兴,我过去一看,太医们脸上也出现了放松的神色。沈七舒了口气,道:“总算不负娘娘所望。”
我笑道:“我必定禀明皇上,重重赏你!”说着便看着玉儿,他已经醒了,安氏正抱着他喂奶,可是他好像胃口并不太好的样子,皱着小眉头吃两口就不吃,眼神一如既往的清澈。我看着心都要化了,落了几滴泪,叹道:“你这孩子,就不肯让娘省心。”
安氏忙安慰说:“殿下刚退烧,胃口不好也是正常的,娘娘不用太担心。”
我点点头:“你们好好照顾他,可不能让他再着凉受冻了。”
安氏等人连连称是,我怕待会儿皇上要过来,就让他们又把我抬回去。走了几步,我让他们停下,回头对太医令道:“大人,十二皇子退烧,您非但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怎么反而更加愁眉苦脸了呢?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本宫说?”
太医令愣了一下,看看我,摇头叹道:“不,微臣没什么话说。”
我笑道:“大人在太医令这个位子上也坐了十几年了吧?怎么医术却连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后生都不如了呢?”
太医令苦笑着叹道:“是,微臣才疏学浅,恐怕离告老还乡的日子不久了。”
我不过因为玉儿好转心情大好而开个玩笑,没想到他真的这样应承了,到让我有点错愣。
可是,我很快就知道为什么太医令的眉头没有舒展了。事实证明,他很有远见的预示着,玉儿的退烧只是暂时的。
晚上我才睡下没多久,玉儿又开始发烧了。
这次比之前更加严重,不仅发烧、腹泻,开始吐奶!玉儿浑身甚至在出疹子。他也不再酣睡,不知是不是因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