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儿死后,我也开始发高烧,已经连续三天了,几欲死过去,梦里也在说胡话,叫着玉儿的名字。即便是醒来,整个人也浑浑噩噩的,近乎崩溃的边缘,或者,已经崩溃了。
我只知道拉着春分的手,诡秘的对她说道:“春姐姐,我告诉你,其实玉儿他没有死,你偷偷的告诉沈七,让他治好玉儿,然后你们把他带出宫去。这宫里呀,太可怕了!好多眼睛盯着我们,好多人要害我们,出了宫,就没人害他了,知道吗?”
春分含泪看着我,嘴唇翕动,除了呢喃出一声“娘娘”,再也说不出话来。
我看了看四周,更加小心翼翼的说:“你看,他们都是来打探消息的,我们千万不能让他们听见,更不能让皇上知道!皇上他……他不想我生孩子,他说了,生下来就、就弄死他!弄死他!”我哆嗦着重复那三个字,躲进了被子里。
“娘娘,您别这样……”
“春姐姐,我……我要死了……”我躺倒在床上,痛苦的呻1吟着,紧握住她的手,哀求的说道,“我要是死了,你要帮我好好照顾玉儿哦!你答应我,你答应我好不好?你不要哭嘛,你知道的,玉儿就是我的命根子,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知道吗?”
春分泣不成声,别过脸去擦拭着眼泪,谷雨再也受不了了,跪行至我面前,喊道:“娘娘!十二皇子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
我“腾”的一下跳起来,指着她说:“谷雨!你胡说什么!玉儿怎么会死?玉儿没有死!你怎么能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呢?春,你看看她,她现在越来越不听话了,把她带下去,好好教导。”
“娘娘!”谷雨抓住我的衣袖,满面泪痕,“您别这样好吗?您这样奴婢真的……真的好难过……”
“骗子,你们这些骗子,我不要见你们!你们都出去!都出去!”我刚指责完她们,就觉得头脑晕眩,昏了过去。
我闻着安息香的香味,睡得昏昏沉沉,浑身都没有力气,任人摆布的被喂着药和食物。
瑶光宫的气氛压抑的让人窒息,我的寝殿里整日整夜的燃着安息香,她们怕我,怕我醒来会胡思乱想,会做出一些让她们措手不及的举动来。
我也不知过了多久,半梦半醒间,我好像听到了母亲的声音,春分在和她说些什么:“……刚开始的时候,怎么都不肯相信十二皇子已经去了,后来知道了,就拉着奴婢的手说殿下活着时候的事,还让奴婢把殿下的小衣服和玩具都拿出来,一件一件的散开、叠好,重复着这些动作。再后来,就开始不吃不喝,也不说话了,只是一味的睡着,不停的流眼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