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医令拔下我腿上最后一根银针,垂着眼皮说:“连续施针已结束了,下次施针便是三日之后,看娘娘的恢复情况,若恢复的好,便每隔五日施一次针。这样慢慢的,娘娘的双腿就能痊愈。”
我在帐幔后悉悉索索的穿衣,闻言道:“有劳太医令了。”
“娘娘客气了,若是没有别的吩咐,微臣先行告退。”
“等一等,”我加快了穿衣的速度,语速却放慢了下来,“两个多月了,太医令就真的不想跟本宫说些什么吗?”
外面听不到声响,春分对我点点头,我笑道:“请太医令外面喝茶,大人虽没话说,本宫却有话要问的。”
我被扶到外面,太医令忙站起身道:“娘娘有话请问,何必劳动尊驾呢?”
“寝殿里谈论的是病情,这儿,咱们说正事。”我笑了笑,歪在罗汉榻上,坐了个请的动作。自顾自先端了杯茶,慢慢的品着。“大人很热吗?怎么流汗了?”
太医令慌忙擦了擦汗,没有吭声。
我又一笑,低头用碗盖拨弄着茶碗里漂浮着的绿叶,幽幽道:“当年的敏德太子是怎么死的?”
太医令神色大变,“噗通”一声跪伏在地,他肯定是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的问出这个问题吧?也许他想的是,我会问十二皇子是怎么死的,中的毒到底是什么毒?可他没想到,我这些日子虽病着,但我身边的人并没有停止查探。
十二皇子的死因,和敏德太子的死因,似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年的敏德太子已经六岁了,却因在风地里吃了一块糕点就死了,他在临死前也如同玉儿一样,发着高烧,腹泻,呕吐。白天转好,晚上复发。到了后几天,浑身也出了疹子。只是他比玉儿更加痛苦,因为他被拖了七天才咽气。但换句话说,玉儿中的毒比他更深!
“当年给敏德太子诊脉的人,就是太医令你,我想这世上没人比大人更了解敏德太子的病情了。那么,大人可否告知本宫,敏德太子到底中了什么毒?”
太医令长叹一声,道:“老臣今年已是花甲之年,记忆大不如前,当年的事,老臣记得不是很清楚了,还望娘娘海涵。”
“大人是真的记不清楚了,还是在糊弄本宫!”我重重放下茶碗,面色不虞,声音尖锐。“本宫就真的这么好糊弄不成?沈七,你出来!”
沈七从帷幕后走了出来,对我施礼:“娘娘有何吩咐。”
我扬了扬下巴,道:“你所查当年敏德太子的脉案,告诉太医令听听。”
“是。”沈七应诺,拿出一个小册子,念着当年太医令记载的脉案,然后翻开另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