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过后,只有一人发烧,那人便是下毒之人!
我有些迷惑的问春分:“你说,我是个好主子吗?”
春分道:“娘娘宅心仁厚,对待奴婢们从来没有颐指气使过,您看看谷雨那丫头就知道了,我们几个都说,她是修了几辈子才遇上娘娘这样宠着她在主子!恐怕找遍整个皇宫大约都找不出第二个像您这样好的主子来了。”
“是啊,我也自认对你们不薄,可为什么还要来害我,害我的孩子呢?”若说前世的我,刁蛮任性,骄矜古怪,她们背弃我,我也不会多问。可我这一世,已尽力做到最好了,为什么还是收服不了她们!
难道要一个人的忠心,就这么难吗?
春分叹道:“娘娘,这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一个‘利’字当头,再大的恩情恐怕都会淡忘过去的。她本就是半路而来,也许从一开始,就是蓄意接近。”
我诧异的抬头望她,她对我点点头,轻声说道:“娘娘不妨把从前那事儿好好想一想,如何?”
我愣了一下,喃喃道:“莫非,她是同谋?”
春分道:“当年娘娘不也怀疑,下麝香的人不是真的要害您,而是想栽赃给郑贵妃吗?”
“是的,那熏香里的麝香分量极轻,再分次放入香囊里,更是微乎其微的,对我的身体并没有损害到。而更让我觉得奇怪的是,那宋氏的态度,还不等皇后发问,就一股脑儿的招了,竟招的那样痛快!直指郑贵妃!郑贵妃还因此失了协理后宫的权力,虽然后来又复了她,到底颜面上过不去。在麟德殿的时候,她更是想要拉拢我。春分,你说这幕后之人,不会真的是皇后吧?”
“奴婢也不敢肯定,但是,她因麝香一事接近娘娘,就是早有预谋的。”我和春分找出来的这个下毒之人,不是别人,竟就是那日在蓬莱山上指出我香囊里有麝香,因此跟着我回来的环儿!
我冷笑着连连点头,道:“可不是么!借着发现麝香与我亲近,又直言要跟在我身边伺候,我以为她真的是个表里如一的老实孩子,却没想到……春分,我们可真是糊涂啊!麝香是何等贵重的东西,她一个寒门小户的丫头,怎么可能有机会接触到麝香呢?当时,我竟这样被蒙蔽了!”我一面说,一面恨起来。想想环儿在我面前的表现,真的是抓不出一丝错处来!唯一的这个破绽,却被我给忽视了!
若不是对自己太自信,太相信一个贫苦之家,只想多挣些钱给家人的小丫头,我怎会盲目的收留她呢!可恨呐!兴许她所谓的“贫苦之家”都是糊弄我的借口罢了!
“娘娘,刘有余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