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别人过的如何我不知道,我的新年寡淡的让人觉不出新年的喜庆来。听春分说,今年宫中因长安王的去世,不允许燃放烟花,皇上心中到底还是顾念着我的。
若真是顾念我,就为我杀了郑贵妃那贱妇去呀!
我所知道的,却是在大朝贺的时候,皇上嘉奖了郑贵妃的大哥,说他赈灾有功,不仅加官进爵,还封了她母亲为虢国夫人!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当即呕出一口血来!
这可是杀我儿子的元凶之一啊!却在皇上的纵容下大有一番鲜花簇锦、烈火烹油的盛世来!而我,守着玉儿的死,愁云惨淡,雪上加霜!
果然对于帝王来说,巩固皇权比什么都重要!
现在,我的儿子死了,他们该安心了吧?
正月二十三,是玉儿的百日忌,我执意让他们抬我去玄元庙里,将我亲手抄写的经文,还有一些玉儿穿过的衣服,用过的玩具都烧给他。春分等人拗不过我,只好扶着我上了暖轿,将我抬了过去。
我跪在玉儿的灵位前,春分等人纷纷阻止:“娘娘的腿不能再跪了!”
我还是跪了下来,一言不发的烧着经书和小衣服小玩具。奇怪的是,我竟没有流泪,大约,眼泪都流干了吧?
我默默的烧完这些东西,又跪着诵了一会儿经,听到春分叫我:“娘娘,和妃娘娘来了。”
我转过头一看,和妃眼圈红红的望着我,擦了擦眼角,道:“快扶你们娘娘起来!今日是长安王的百日忌,我估摸着你会来,所以过来看看你。”她握住我的手,上下仔细的打量我,目光落到我的腿上,鼻子又是一酸,道:“先前你一直病着,不肯见人,好容易等你好些了,皇上又不让我去……今日总算看到你了,你的腿……”
我淡淡笑道:“没什么,大约是废了吧!”
和妃一惊,忙道:“可不许胡说!”
我无力的任凭刘有余和顺喜儿架着,散漫的说:“如果太医令还活着,指不定有救,可惜他死了。想必皇上也是知道的吧!否则,怎会厌弃我到这样的地步呢?”
太医令是那日我问话之后,回去的晚上就在自家书房里自裁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死,如果是因为敏德太子,十年前他就该死了。如果是因为玉儿,又没有必要。难道是因为他对我说的那些话吗?是知道有人不会放过他把!
和妃嘴唇翕动,决然道:“我必去求了皇上,为你广纳名医,一定会治好你双腿的!”
我不置可否,仍对她道了谢。
回去之后,春分问我:“娘娘是否也怀疑和妃娘娘?”
我闭上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