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的爱恨第一时间反应在身体上,我与他再也没了之前的如鱼得水,反而生硬疼痛的让人窒息。我不舒服,他也不舒服。我几次想推开他,他却无动于衷,我便如泥塑木雕似的一动不动。他终究是觉出了无趣,抽离出我的身子,穿上衣服就走了。
连往常最契合的地方都生了厌恶,看来我们真的走到了末路。
只是没想到,他照旧带了我出宫。
这次不是微服出巡,而是帝王带京畿大臣考察下属官员吏治。先取道洛阳,然后从洛阳上官船,由京杭大运河顺流而下,沿途各省官员都要上船回事,目的地是余杭府。
不是微服,便可带足人手,我身边近身服侍的几个,带了七七八八。到了洛阳上船,皇上所乘三层楼高的龙船,只携了郑贵妃,而我没有资格上龙船,便上了后面的官船。
刘有余用马车推我上船的时候,风中隐约带来一句话:“瘸子也来凑热闹!”我转过头去,见不远处郑贵妃对我似笑非笑。
我默默的又转回身子,吩咐道:“上船吧!”
此次所带妃嫔只有郑贵妃与我,而随行的皇子们则是二皇子、五皇子、六皇子和七皇子。琅琊郡王也随同在侧,与二皇子住在龙船上。
船队一路畅通无阻,所到州府官员都在码头跪迎,皇上问过各处政绩,也象征性的上岸巡视了一番。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我要应付的是各地被请来给我诊脉看腿的所谓“名医”!
“请恕草民斗胆,一窥娘娘**。”隔着屏风,外面的大夫想看看我的腿。我示意撤了屏风,那大夫还算规矩,不敢抬头看我的脸,只敢用小锤子敲我的膝盖。“这儿有感觉吗?没有?那这儿呢?这儿呢?都没有?草民知道了。”
大概所有的大夫都会有这样一段问话,而我的答案基本相似,他们不敢多问,最后都摇着头出去了。
谷雨眼中的担忧之色越来越重,我不想让她担心,笑道:“这也是急不得的事,兴许遇到个名医,也就好了。”谷雨虽没说什么,到底不必从前,觉得只要能出门就高兴的什么似的,这次出来,毕竟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一个多月之后,御驾抵达扬州,船队停在码头边。只是这次却没大夫上船来,等了好些时候我才知道,这次的大夫脾气古怪,只帮穷苦人看病,越是有钱人,他越是不给治。若真要他治,必须上门扣请!
我闻言微微一笑,深知此乃高人,只因这样的人若无真才实学,是不会说出这等妄言的。只怕依着启恒的脾气,会将那人绑来。谁知听曹红说,皇上听说这人的怪脾气,非但不生气,还有几分兴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