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身子很弱,都晕了三天了,你要是再不醒,我可真是没辙了。”启悯一面给我喂着米粥,一面微笑说道。
没想到我竟然昏睡了这么久,难怪觉得腹中饥饿,乖乖的吃完碗里的小米粥,擦了擦嘴,问:“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听那位倚柳姑娘的话,好像……好像掉进江中的是你我一般。”
启悯面上的笑容隐去,正色道:“你出事的时候,我刚好看到了。”原来,他当时正在龙船的甲板上,居高临下,看到我的官船上有浓烟冒起,就想过来看看,谁知才过来就看到个太监模样的人扛着我将我扔进水中,他想也没想,也跟着我掉了下来。
我喃喃道:“你这又是何必?”
“当时可没想到那么多,而且,也容不得我想太多了。”他淡淡说道,“不过,我把那人给杀了。”
我吃了一惊,道:“你怎么杀了他?我刺伤了他,若是能找到这个人,就能……”
“他的尸体我让人看好了,”启悯摆摆手打断我,胸有成竹的说,“所以我正要和你商量这件事,这几天你暂时住在这里,有些事我还没有安排好,等我都安排好了,你再回去不迟。”
我看了看四周,有些为难的低下头:“住在这里?”
他笑了笑说:“没事,倚柳姑娘虽然看上去有些粗俗,其实她是个好人。”说着,他面色忽然泛红,声音低了几分:“我跟她说,我们是因为家中棒打鸳鸯,所以才投河自尽的,既然她肯救我们,又有金银相助,她不会对你怎样的。只是委屈你,和我假扮一下苦命鸳鸯吧?”
我“噗嗤”一笑,道:“这样蹩脚的借口,亏你想得出来。对了,你要安排什么事?这几天也不知有没有人找我们。”
他神色黯淡的说:“皇兄派了大量人力物力下江打捞你,也一直派人在沿水寻找,只是不敢太过声张,以免你的名声有损。他们暂时还没有查到这里来,你放心好了。”
我不明白他为何忽然变得不高兴了,只好问:“那你呢?”
他道:“我自然每日都要回去露个脸的,只是皇兄挂心着你,也没心情理会我在不在跟前,我也刚好安排那些事。”
“你到底在安排什么?”
他眸中闪过厉色,幽幽道:“她既不肯放过你,我也不会让你坐以待毙,这一次我定会帮你杀一杀她的锐气!”
我惊得抓住他的手,道:“启悯,你可不要轻举妄动!我对她发难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每次都会被皇上不软不硬的回了,皇上顾念着二皇子,根本就不会太过问责她,否则……我的玉儿……”
他冷冷道:“皇上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