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柳的叫声变了,不再那么张扬,而是变成了有些含糊的“呜呜”声。我好奇的掀开一点帷帐看过去,却被启悯捂住了眼睛,在我耳边低斥道:“不许看!”可是他越这样说,我反而越想看。
我扒开他的指缝,看到倚柳的样子,脑袋又“轰”的一声炸了!
倚柳,她口中竟然……竟然含着男人的那个东西!
“啊!”我低呼一声,启悯吓得又捂住我的嘴,好在床上的官兵们激战正酣,没人注意到我的动静。
“大哥,嘶<span class='characte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349956055671/12786725/-8931820951541454325.png)'></span><span class='characte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349956055671/12786725/-8931820951541454325.png)'></span>这**的小嘴儿……可、可真是没话说!”被含住命根的官兵似乎十分享受,说话都带着颤音。
被他称作大哥的官兵被倚柳坐在身下,命根直入倚柳体内,随着倚柳身体的一起一伏,他也享受的闭上了眼睛。听到他兄弟这样说,便道:“她下面这张小嘴儿,也够老子爽的了,待会儿咱们换换!”
却还有一人站在床边,自己用手解决着,着急的说:“我说,你们倒是快点儿啊!你们爽了,兄弟我还得自己来!”
倚柳吐出床头那人的命根,对第三人笑道:“官爷,奴家身上不还有个洞么?您还没玩儿过吧?”
“老三,少废话,干她!”躺在下面的老大发狠的说道。
站在床边的官兵被眼前这**的状况弄得有些发晕,狠狠心一咬牙也上了床,跪在倚柳身后,狠狠顶入。
倚柳发出愉悦爽快的声音,再次含住了面前那人的玩意儿,随着身后之人的前后顶弄,她的舌头如莲花般玩弄着前面的人。
她身上的三个洞,果然都被这三个男人占据了。
我的心“砰砰”乱跳,脸上红的快要滴出血来,而我脑子里如一团浆糊似的紊乱。竟神不知鬼不觉的看着她的口技,看她的舌头是如何打转,她的口唇是如何吞没那巨物……
直到启悯在我耳边低低的呻1吟了一声,我才惊觉我口中亦含着他的手指,学着倚柳的样子吞吐、舔舐、旋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