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巧的则是,这是一对金簪,当时我头上只戴了一支,还有一支是春分收着的。事先启悯见了春分,问她拿出这根金簪,就是要与尸体上的“凶器”做比较。
江守全在皇上的示意下掀开遮尸布,小心翼翼的从尸体咽喉处拔下一根金簪,两相对比,同样的镶珠宝玉花蝶金簪。簪身为扁平锥形,簪体上部镂刻古钱形花纹,正面中部浅刻流云纹。簪顶装饰一只白玉蝶,蝶下是红玉花一朵,红玉花下部是一绿玉蝉,中心各嵌宝石一块。
皇上看过两支金簪对比,又交给三法司,看过之后,父亲对皇上说道:“如此看来,此人就是意欲谋害娆妃娘娘的凶手了。只是此人也随同娘娘一起落水,身体早已泡的肿胀难辨,根本分不出是谁呀!”
“大人,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我有证据证明他是郑贵妃的人。”我朗声说道,意欲让每一个字眼都让在场的人都听到!
父亲转向我:“娘娘有何证据?”
我从身边拿出一个荷包,荷包的质地并不算上乘,绣着扬州名花琼花的图样,并不是出自宫中。我道:“这个,是我在慌乱间从凶徒身上扯下来的,大人请看上面断裂的带子,想必和他腰间的带子是同一根。而这里面的东西……”我从荷包里倒出一块古玉来。
郑贵妃立即大惊失色,我冲她冷冷一笑,道:“贵妃娘娘可认识这块玉?娘娘若是不记得了,嫔妾就提醒娘娘一下吧?嫔妾落水那日,娘娘曾和六皇子上街游玩,路径宝石斋,在里面买了一些东西。”
“够了!”郑贵妃厉声喝道,眉目间的戾气若隐若现,“你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贵妃娘娘这么快就急了吗?您是要否认这块玉不是你买的,还是想说你没有把这块玉送人?那这玉是自己长了脚跑到他身上去的吗?”我不想让郑贵妃狡辩,我的一连串问题让她哑口无言!她越想狡辩,就越是心虚!“皇上,三位大人,宝石斋的老板就在岸上候着,请传唤。”
宝石斋的老板战战兢兢的走上前来,还没到跟前就吓得双腿哆嗦着跪了下去。父亲将那古玉让他辨认,他直言这就是他店中之物,还将账本拿了出来,上面记载着这块古玉的价值成色,所买之人是谁等等。
“你抬起头来,看看这里有没有当日买玉的人。”
老板畏畏缩缩的抬起头,看了一圈,指向郑贵妃,道:“当日,就是这位夫人……不是,是这位娘娘在小店买的,对了,还有一位小少爷,叫她母亲。当时就是那位小少爷喜欢这块玉,所以才买下的。”
父亲便道:“你可以下去了。”
众人都看向郑贵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