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驾已入河南道,再过不久就能抵达陪都,从陪都下船的话,时日功夫能返回西京。不过这会儿都六月了,听说皇上预备着在陪都消暑,过了八月再回西京呢!
御驾只在码头上做短暂停留补给,可是就这样短暂的时间,竟然还是让二皇子有机可乘,派人去官船上看望郑氏。不过他的目的并没有达成,被羽林卫拦了下来!皇上一怒之下杖责了那个通风报信的人,扔进河里喂鱼去了。
唉,要让我说启悯什么好呢?
中书令至今未动,必定是知道此时是不能妄动的,他应该告诫二皇子才是。可,二皇子似乎不相信他的外公,反而受了启悯的蛊惑似的。要二皇子心甘情愿被他所用,事后还不能追究,他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呢?
我正在苦思冥想着启悯和二皇子到底什么关系的时候,江守全亲自来见我,说皇上心情不好,要我去看看。
真是好笑,我不过是被他厌弃的人罢了,这种时候怎么就让我去呢?我可不想往刀口上撞,找死么这不是!
不过,他是为了二皇子生气吧?
虽然消息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还是得装作不知道才好。
“公公真是说笑了,为了前次叩阍之事,皇上只怕对本宫多有微词呢!怎么敢这个时候前去呢?虽说郑贵妃被软禁了,不过皇上一向疼爱二皇子和六皇子,公公来请本宫,不如去请他们两位。”
江守全一副头痛的样子,道:“哎哟哟,正是二皇子惹了皇上不快呢!奴才再愚钝也不能去请他们呐!只怕皇上更生气!”
我故作好奇的问:“不会吧?皇上一向看重二皇子,怎么这会却生这样的的气?”
江守全叹道:“唉,还不是因为郑贵妃么!皇上明令禁止不许人探望,可二皇子偏偏不听,现在上下的官员们都盯着皇上对贵妃的处置,能不连累二皇子就谢天谢地了,二皇子却……这不是让皇上颜面无光嘛!”
难道启悯也在朝中活动了吗?不知能否借此机会探探皇上的口风。
面上不动声色,我对江守全笑道:“如此,容我准备一下,待会儿便去给皇上请安。”
江守全千恩万谢的,我让立夏准备了些小点心,换了一身衣裳前去,只是年前开始我就瘦的厉害,到现在也没恢复,很多衣服穿着都不合身。身上这件,还是在扬州的时候赶制出来的,虽是民间款式的半臂,好在看上去并不让人生厌,饭到让我看起来年轻了几岁似的。
话说,我也不老啊,才十八岁。
我端着小点心去见皇上,江守全殷勤的帮我通报,请我进去,我对他笑了笑,走近启恒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