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声敲门声过后,启悯应门而出,在看到我时,那清澈的眸子里划过惊喜,又立即被警惕取代,出门看了看两旁,这才问道:“你怎么来了?”
走廊里没有人,这个楼层也只有他一个人住罢了,因为奔跑,我喘着气说:“倚柳死了,倚翠楼被烧了。”我看着他平淡的没有一丝惊讶的表情,知道是他所为了。“为什么?她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
启悯淡淡的叹道:“阿娆,她必须死,倚翠楼的人都必须死。”
“为什么?”我失望的看着他,“她答应了我们不会说的!”
“谁能保证?”他冷酷的反问,看着我受伤的表情,他竟也有了一丝失望之情,对我道:“阿娆,难道经过这些,你还不能明白过来吗?你不去害人,别人就会来害你!你不先下手为强,最后惨死刀下的就会是你!只有你的内心足够坚韧了,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你明白吗?”
我仿佛被人打了一闷棍,喃喃道:“可那是无辜的人啊!”
“一将功成万骨枯,”他又道,“你知不知道,皇兄在私下已经去调查那些天你去哪里了,我虽然已经按照开始商量的,让那户村民作证了,可是一作完证他们就搬走,你以为皇兄不会怀疑吗?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永远的闭上嘴!”
我颤抖着问他:“你、你不会也杀了他们吧?”
他默默不语,我的腿一个哆嗦,退了一步。他忙抓住我的手臂,近乎哀求的说:“阿娆,我只是不想我们再置于危险之地。别怪我,好吗?”
我有什么资格怪他?一切都是因为我啊!就算他下令杀了他们,那么,我也是帮凶!
从现在开始,我的手上也沾染了无辜之人的鲜血了!
我看着自己的双手,洁白无瑕,柔弱无骨。他把手覆在我的手上,纤细修长,苍劲有力。他道:“我不会让你亲自动手,我会站在你前面,扫清一切障碍,就算要沾染上鲜血,也由我来背负好了。只希望,不要恨我,好吗?”
我呆呆的看着他,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说:“只要自己足够强大,才能保护自己,对吗?”
“别怕,我会在你前面的,我会保护你。”他认真的说。
我凄惨的笑笑,道:“正因为我不够强大,我才会失去那么多。可是在后宫里,不,不光是后宫,在这个世间,强大就意味着心狠手辣!我以为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讨回公道,可是却一直失败了。而你……一出手,就是这样的后果,难道真的是我不够狠吗?”
启悯握着我的手,指尖按在我的掌心,缓缓道:“听着,以后无论做什么